第一卷:囊謙 第⑧章

電視開著,正對的沙發上卻沒有人,盥洗室里傳來嘩啦啦的水聲,估摸著司藤是在洗澡,秦放走近沙發坐下,茶幾上擱著一桶泡面,封皮掀著,也不知道泡了多久,大半桶都脹成了一桶,味道還是挺香,賣相卻叫人胃口全無。

早上吃,中午吃,晚上也吃,想來是吃膩了。

秦放坐在沙發上等她,順便組織一下待會的對話,因為洛絨爾甲的話,他火蹭蹭地燒全身,特別想上來踹門掀桌子,誰知道門是虛掩的,人也不在,第一回合的照面就沒打上,蓄勢待發的火只好先收回來吞著。

盥洗室門響,司藤出來了。

她穿賓館的白色毛巾浴袍,腰帶那么一綰,顯得腰線極細,頭發濕漉漉的,一直長到半腰,黑色的發梢還滴著水,正拿毛巾擦,脖頸那么微微一偏,露出雪白的肩線,極雅致的。

什么叫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呢,秦放騰一下就站起來了:“司藤……”

“噓!”

司藤示意他別說話,過來拿了電視遙控器,把電視的音量調大。

四川臺,旅游景區天氣預報,播音員的語氣抑揚頓挫的:“風光無限,氣象萬千,歡迎收看旅游風景區天氣預報……峨眉山,晴轉多云,零下2到7度,樂山,多云,4到8度,都江堰,晴,2到9度……”

秦放幾次想說話,司藤都是勿擾的手勢,良好的教育使得秦放沒有粗暴打斷人的習慣,他耐著性子聽播音員充滿自豪感地把省內旅游景區的溫度報了個遍,直到司藤撳掉電視,低聲說了句天氣還不錯。

“司藤……”

“回來啦?!?/p>

司藤示意他讓一讓,坐到沙發上擦拭頭發,隨手把桶面推落在邊上的垃圾桶里,一桶子湯面,落下去的聲音還挺悶的,秦放下意識問了句:“不吃嗎?”

“我用不著吃東西?!?/p>

秦放愣了一下:“你不會餓?”

“不會?!?/p>

“那你……”

他指著垃圾桶里的面不知道該怎么說,那你還買了一桶又一桶,還有餅干?

司藤居然明白了:“不然呢,從來都不吃飯不是更奇怪?身邊都是人,我總得讓別人覺得我是個人吧?!?/p>

明白了,她只是假裝會餓,會渴,細致模仿,惟妙惟肖,久而久之,別人就只當她是身邊的甲乙丙丁,沒人會盯著她說:“看,這是個不用吃飯的妖怪?!?/p>

用不著再跟她寒暄了,秦放問出一直想問的問題:“你早就知道我會回來?”

“嗯?!?/p>

“那為什么不告訴我?”

司藤把擦拭頭發的毛巾往茶幾上一扔,順勢就倚到了沙發后背上,明明她才是坐著的那個,但是目光那么冷冷一瞥,周圍的氣壓都似乎低了幾度。

“有什么能比親歷親為來的更印象深刻嗎?”

印象深刻?

秦放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過去的幾天他是怎么過的?戰戰兢兢,惶恐驚怖如喪家之犬,不敢抬頭不敢近人歇斯底里像個瘋子,就是為了“印象深刻”?

秦放哈哈大笑:“深刻,當然深刻,我特么太深刻了!”

豁出去了,什么尊重女性,紳士風度,那都建立在與“人”對話的基礎上,眼前這根本就不是個人,還跟她客氣什么?

“司藤,你還真別把自己當棵蔥,妖怪了不起啊,我告訴你,哪怕全世界都怕你呢,我也不怕,橫豎就是個死,老子又不是沒死過,你玩兒的挺開心是吧,印象深刻是吧,我還真不伺候了!”

秦放一腳就把茶幾踹挪了地兒,恨恨剜了眼司藤扭頭就走,剛才沒能破門而入的那一下終于找補回來了,一個字,爽!

司藤在背后鼓掌,啪,啪,啪,不多不少,三下。

又說:“挺有骨氣啊,不過,我這人最喜歡做的事,就是拆人骨頭?!?/p>

秦放咬牙,媽蛋的這叫人話嗎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來著?”

秦放用了足有兩秒鐘才意識到司藤是在跟他說話,搞了半天連他名字都沒記住,秦放氣急反笑,想嗆她一句狠的,又覺得人類語言實在極其遜色。

“秦放?!?/p>

“哦,秦放。那么我告訴你,如果還想跟著我,我要給你做做規矩?!?/p>

秦放盯著她看,這女人是聾了嗎,他剛剛擲地有聲那么一長串,她都沒聽見嗎?跟著你?誰想跟著你了?

“第一是,現在,是你離不開我,不是我離不開你?!?/p>

“是你需要我的一口妖氣續你的命,在你說出不想跟著我之前,先想一想我愿不愿意讓你跟著。我讓你活命,這是我對你的價值。你對我有什么價值?我要是說你狗都不如,你又要生氣,可是,給狗吃肉,狗都還知道搖尾巴呢,至少,不會討我的嫌?!?/p>

秦放想說什么,司藤拿手指點了點自己的額角:“給你五分鐘,想想我說的有沒有道理。想好了再繼續?!?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