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 兇宅

趙小園有個妹妹,從小陰陽眼,受盡折磨,后來夜遇厲鬼,喪生了,所以她對于一切厲鬼都有近乎仇恨的敵視,來清平市前她就知道,這處兇宅有多險惡,她師父勸告她再等等,可她沒有聽話,借著回家的名義直接趕過來,昨晚上她有意用話激羅瑩,還以為羅瑩會出手,沒想到她居然會選擇返回酒店。

她自知斗不過,索性也先回去,今早看到厲鬼居然被封印了。

陰陽門不愧是陰陽門,一出手就讓厲鬼服服帖帖,只是她聽銀箏的意思,居然還打算給這個厲鬼超度,憑什么?這厲鬼害死幾個主播,那是幾條鮮活的人命!憑什么有超度的機會,這種厲鬼,就該強收,魂飛魄散!

左右現在厲鬼已經被封印,她也不那么懼怕,趁銀箏她們吃早點的時間立馬去強收!

趙小園站在樓下抬頭往上看,二十四樓那附近兩層漂浮淡淡黑色霧氣,是陰氣,現在已經是白天,居然還能見到陰氣,這厲鬼一日不除,后患無窮!

她深吸一口氣,握緊羅盤走進電梯里,心跳微快,越往上,她呼吸越急促,這棟房子沒幾戶人家了,所以一直到二十四樓,電梯都沒停頓,一直到兇宅門口。

電梯叮一聲開了,迎面而來的涼氣讓趙小園手一顫,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,總感覺溫度比她們離開前更冷三分,明明是入夏的天氣,厲鬼的陰氣也被封印住,但周遭的冷意卻絲毫沒減。

真奇怪,趙小園擰眉,捧著羅盤往里走,到套房門口時她深吸一口氣,握門把手的手心全是汗漬,手微抖,趙小園調整呼吸一鼓作氣打開門。

一切和離開沒什么兩樣,趙小園目光迅速鎖定在廚房里的女鬼身上,一身鮮艷的紅,太明顯了,她瞇眼,剛往前走一步手上的羅盤瘋狂跳動,指針突然發瘋似的劇烈轉起來!

趙小園面色驟變,她抓緊羅盤,但好像有股巨大的吸力將她羅盤吸過去!指針左右旋轉最劇烈時砰一聲!斷裂了!

羅盤一散,必有大難!

趙小園下意識往后退,身后的門卻哐一聲合上!整個客廳突然掀起狂風,沒開窗,窗簾卻呼呼作響,安靜的空氣中,趙小園依稀聽到一個細細尖尖的女聲,她是在唱歌。

“我有一個家,家里有爸媽,爸爸很好呀,媽媽是傻瓜,爸爸每晚都要問我話,媽媽哭哭啼啼吵死啦,好討厭呀,媽媽受不了啦,她拿著一個水果刀,扎呀扎死爸爸,一刀一刀呀,爸爸的血啊,流到我腳下,好多好多呀,哎呀呀,我好疼啊,我的頭和身體分家啦……”

趙小園面煞白,她突然明白過來,想立刻轉身,奈何身后的鎖似是被焊上,怎么拉拽都紋絲未動!冷汗沿著趙小園鬢角滑落,她恐懼的雙眼發紅,身后突然的吹來一陣涼風,抵在她耳邊,還有個尖細的嗓音問:“你喜歡我的歌嗎?”

“??!”趙小園死命拉開門,她從包里掏出符紙,一點用都抵不上,符紙還沒碰到眼前的鬼就焚燒了!趙小園想從包里拿出鏡子,手剛摸到包邊緣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扯著不能動,她身體緊緊貼在門框上,好像是被人釘在上面!

她看到一個白色身影靠近她,越靠越近,近在眼前,她閉上眼,心跳快要蹦出來!想張口叫喊,卻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!

涼氣吹在臉上,結了冰,趙小園心跳驟停,一張臉慘白。

一直緊閉的窗戶倏然打開,風灌進來,也吹走一個身體。

沈輕微和銀箏趕到樓下時耳邊突然傳來劇烈的風氣,她們面色微變,往旁邊一閃,從天而降一個人,正落在她們面前!

“啪!”一聲,鮮血四溢,腦漿橫流!

沈輕微和銀箏身后的胡生生看到這一幕非常不適應,他擰起眉頭,屋主趙先生已經繃不住轉頭哇一聲吐出來!

“死人了!又死人了!”

“啊啊??!又死人了!”

沈輕微和銀箏身邊迅速圍了好些人過來,拍照的拍照,分享的分享,報警的報警,她們兩人往上看一眼,窗戶半開,窗簾飄出來,揚起致命弧度。

到底還是遲了一步!

“好像是個天師哎?!?/p>

“是這次來抓鬼的?怎么又死一個,這鬼也太兇了!”

“不能住了,這房子真不能住了,我們馬上就要搬家!”

在嘈雜的人群里,很快保安隊長和老板也趕到了,老板面色煞白,看到尸體就差跪在尸體面前了,好不容易請陰陽門的人出來,以為鎮住了,怎么又有死人了!

“老板,你得賠償我們!”

“我今天就要搬家,老板你說說這房子還能住人?”

老板有口難言,他讓保安安撫躁動不安的屋主們,然后詢問羅瑩:“羅大師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不是今早上告訴他已經封住了,讓他放寬心嗎?怎么會……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