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兇宅

銀箏和面前的沈輕微對視兩秒,這期待的小眼神,銀箏默了默,在沈輕微主動抱過來的剎那伸出手指點在沈輕微額頭上,讓開距離,淡淡道:“沒大沒小沒分寸?!?/p>

沈輕微委屈:“我哪里沒分寸了?”

銀箏不想與她爭辯,沈輕微纏著她:“師姐?!?/p>

“別胡鬧了?!便y箏說:“聯系上師父了嗎?”

沈輕微搖頭:“還沒有?!?/p>

她們本來不需要來兇宅的,因為她們師父上個月突然離開,毫無音訊,所以師叔才讓她們倆過來,銀箏一出來就去天師門其他地方打聽,所以來遲半天。

“他會去哪???”沈輕微不解:“都快十八年沒有出過門了?!?/p>

自從收養她之后,師父就沒有再踏出陰陽門半步,他說要專心培養她和師姐,她們體質和旁人不同,萬里挑一,到她們這一代只有她們兩個徒弟了。

銀箏看向她,目光晦暗,似有話要說,但沒說出口。

“??!”沈輕微突然說:“我知道了,是不是師父去找其他徒弟了?”

銀箏輕搖頭:“凈胡說?!?/p>

沈輕微聳肩,跟銀箏身后,她問:“師姐,我們現在去哪里?”

“去藥店看看?!?/p>

沈輕微點頭:“你去找藥?”

大概率是不可能的,如果是精神方面的藥,那應該是處方藥,藥店沒得賣,但銀箏卻直覺那個不是處方藥,她說:“先去看看?!?/p>

沈輕微伴在她身側:“師姐,你覺得趙先生如何?”

銀箏偏頭:“怎么了?”

“我覺得他很奇怪?!鄙蜉p微說:“我看了照片,她們母女都沒有看鏡頭?!?/p>

這種情況一般是厭惡,或者恐懼,銀箏說:“你注意到他找藥的時候了嗎?”

沈輕微搖頭:“沒有?!?/p>

“找藥怎么了?”

銀箏問:“我懷疑他有強迫癥?!?/p>

沈輕微被她這么一提醒才想起來,門口擺放整齊的三雙鞋子,三把雨傘,茶幾上的書籍,還有飯桌上的杯子擺放,確實是有點強迫癥的感覺,銀箏說:“如果他有強迫癥,那他就應該知道,他的藥放在哪里?!?/p>

不應該翻箱倒柜的找。

這么一想,還真的有點問題,沈輕微說:“我們去查查趙先生?”

“不著急?!便y箏說:“先去藥店吧?!?/p>

兩人一道去了藥店,在里面從頭到尾看了好幾遍,都沒發現那樣的藥瓶,店員跟在她們身后還以為是來檢查的,神色越來越緊張,沈輕微被銀箏叫走了,兩人找了兩個藥店都沒找到,銀箏說:“回去吧?!?/p>

“回哪?”沈輕微問:“酒店?”

銀箏說:“去2403?!?/p>

又去兇宅,沈輕微跟在銀箏身后回兇宅,午飯時間趙先生聯系她們,問要不要一起吃飯,銀箏婉拒后和沈輕微簡單吃了盒飯,沈輕微坐在沙發上,白天這個套房都透著陰森森的感覺。

干坐半天,她無聊的拿起手機刷視頻,有關于兇宅早就是熱門話題,尤其今天還有趙小園這件事,熱度很高,不少年輕人說很想過來看看什么情況,是不是真的邪門。

作死的人還真多。

沈輕微挑眉,看到一個視頻,她坐起身體,視頻是一個死掉主播拍的,播放量很高,居然沒有被和諧,她喊:“師姐?!?/p>

銀箏側目:“怎么了?”

“來看這個?!鄙蜉p微撥弄手機,沒一會視頻放出來,銀箏坐正身體看,視頻挺長,一個清秀男孩子的臉出現在屏幕里。

“嗨,大家晚上好,我是你們最喜歡的小風,今天我就要帶大家一探清平市兇宅!”

“剛到清平市,好冷啊,不是快到夏天了嗎?奇奇怪怪哦?!?/p>

“大家快看,我到地方了?!?/p>

鏡頭往上,深夜里,一整棟樓只有少許幾戶人家亮著燈,看不清楚哪家死兇宅,主播笑嘻嘻帶著攝像機上樓,說:“根本不讓上來,我偷偷上來的?!?/p>

沈輕微和銀箏互看一眼,繼續看向視頻。

視頻里,主播已經站在兇宅門口了,他做個深呼吸,手抖的握住門把手,沒用力氣,門就開了,主播下意識皺眉,彈幕還在刷:“拍的和真的一樣?!?/p>

“真的有這么絲滑嗎?”

“說開就開?劇本演的不錯啊?!?/p>

主播明顯打退堂鼓,不想再往前,但他身體卻不由自主被推進屋子里,沈輕微按下暫停,銀箏看到主播的腳尖踮起,整個人是被推進去而不是走進去的,錄制時間在夜里三點。

“我想回家啊啊啊啊啊??!”主播嗓音尖銳,從進房后就一直不停的尖叫,彈幕從一開始以為的惡作劇到后面看出來主播真害怕后開始安慰,但主播卻沒法轉身回頭走出去。

視頻到這一段時銀箏從沈輕微手上拿過手機,將音量開到最大,主播尖叫聲音里,似乎還有其他聲音,沈輕微也聽到了,她說:“好像在唱歌?!?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