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兇宅

沈輕微一句話讓銀箏沉默良久,這個屋子當時還有第四個人?如果有第四個人,他是誰,在這種情況下怎么全身而退的?他就這么冷眼看著屋主被亂刀砍死,女兒被分尸?他又是如何做到不留一點痕跡的?而且,作文本里說的新叔叔是誰?會不會,就是這個新叔叔?

銀箏覺得關鍵點就在于這個新叔叔,去問趙先生,顯然是不會承認的,沈輕微說:“怎么越來越玄乎了,你說那個新叔叔,現在不會還在房子里吧?”

一陣陰冷風,沈輕微打個噴嚏,她揉揉鼻尖,銀箏道:“別胡說了,我們先去問問這藥瓶是怎么回事?!?/p>

沈輕微同銀箏一道出去,離開前她回頭看眼,白色窗簾揚起弧度,隱隱約約,似乎站一個女孩,再定睛一看,是錯覺。

銀箏合上門貼好符才離開,沈輕微說:“我們去藥店嗎?”

“去藥品鑒證中心吧?!便y箏捏了捏手上的藥瓶,覺得去藥店找不到答案,沈輕微跟在她身后,路上接到胡生生電話,說他們先回酒店了,沈輕微疑惑:“你們和趙先生分開了?”

“趙先生中午有約了?!焙f:“我師父就帶著我先回酒店?!?/p>

他并不想再摻和這件事了,個人能力他知道,自己壓根走不進去那間兇宅,只是對沈輕微,還是有點上心,這才打電話。

“有約?”沈輕微細想幾秒:“我知道了?!?/p>

掛了電話她問銀箏:“是不是和那個新叔叔有約?”

銀箏存疑:“有可能,不過我們暫時沒法過去?!?/p>

沈輕微點頭:“還是先弄清楚這是什么藥?!?/p>

兩人先去的藥品鑒證中心,沈輕微拿著藥瓶進去,銀箏在外面,她透過玻璃門看到沈輕微正在和一個穿白大褂的姑娘說話,沈輕微側著頭,笑的很甜,一雙眼里藏著星星,無時不刻都是亮晶晶的。

沈輕微總是這樣,撒嬌起來沒人能抵擋住,銀箏還記得小時候和沈輕微一起學習,她都寫完了,沈輕微還沒動筆,問她在干什么,她說在看天上的鳥兒,還說鳥兒多自由自在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好幾次她為了看鳥沿著陰陽門里的山坡走好幾遍,功課自然沒做,她每次叫沈輕微回來,說晚上師父看功課沒完成會責罰,沈輕微總愛拖她手臂,撒嬌:“師姐,你就讓我看嘛,鳥兒也不是天天來的,功課還可以天天做?!?/p>

后來她不僅默許沈輕微追那些鳥兒,還將自己寫好的功課全部撕了,她不想看到沈輕微一個人受罰,她舍不得。

師父說她就是太寵著沈輕微,才養成她現在這副任性膽大,無法無天的性格,銀箏回神,沈輕微已經回來了,她站在面前,探頭:“師姐?”

銀箏淡聲道:“結束了?”

“還需要出個報告?!鄙蜉p微說:“大概一個小時左右,我們去旁邊坐會?”

銀箏同意了,她們鮮少出來,一般出師后會跟著師叔出來,她們師父已經好多年沒有出過陰陽門了,至于原因,她和沈輕微問過師叔,師叔沒說,這次師父出來也事出突然,她們不由擔心,所以才會到一個地方,打探一番。

沈輕微找了個奶茶店,正是下午茶時間,人還挺多,尤其是年輕人,三五成群聚在一起,有幾個看到沈輕微和銀箏走進去互相看眼,膽大的男孩子已經捧著手機二維碼上前打招呼了,沈輕微甜甜的笑:“不用手機哎?!?/p>

男孩子在哄笑中離開,等到他們走了沈輕微拉銀箏坐在一處角落,她點了兩杯奶茶,炎炎夏日,一口兌了冰的奶茶格外舒適,沈輕微吸一口滿足的嘆氣,銀箏看過去,她眼睛微瞇,像一只慵懶的小狐貍。

銀箏多看兩眼,神色溫柔。

沈輕微正在攪動奶茶,冷不丁聽到后桌的幾個女孩子在討論兇宅,她側耳。

“老恐怖了!剛剛又死了人!你看那照片了嗎?七孔流血??!腦漿子都摔出來了!”

“噫,聽說那兇宅還有人想去探險,真是嫌命長!”

“別說周邊探險,我好像聽說有人想租那兇宅附近的房子做直播!”

“有人看嗎?”

“什么沒人看,你上網看看,一搜兇宅,那點擊率高的嚇人!這要是真直播了,直播間還不爆炸??!現在也就是風口浪尖,所以那兇宅附近房子沒人買,等過段時間你看看,那房價一炒,比誰都高!”

“哎,說的也是,我還聽說有編劇去和受害人要授權想拍電影,我是想去看的?!?/p>

“我也想去!”

“必須看啊,多刺激的題材!我就想看看那個女主人是怎么發瘋的?!?/p>

沈輕微吸奶茶的動作一頓,掀起眼皮看眼銀箏,兩人目光碰撞,有些想法沒說出來,但彼此已經懂了,銀箏起身說:“走?!?/p>

倆抹纖細身影隨后上了出租車,折回趙先生的租房,沈輕微敲門,往里喊:“趙先生?”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