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兇宅

銀箏冷著臉給沈輕微處理傷口,神色平靜,沈輕微卻很心虛,她任性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,這次為弄清楚真相索性邀請鬼上身,實在大膽至極,不怪師姐生氣,萬一厲鬼困住她魂魄將她束在軀體里,或者她在軀體里受傷,都會有生命危險。

因為她封住了天靈。

沈輕微余光瞥眼銀箏,軟軟的喊:“師姐?!?/p>

銀箏只是側目看她,目光清透平靜,如一汪水,沁著涼意,沈輕微癟癟嘴,銀箏其實鮮少生氣,她雖然總板著臉,一絲不茍很嚴肅的氣勢,但她不是愛生氣的性子,除非忍無可忍。

譬如現在。

沈輕微按著微疼的脖頸靠近銀箏,睜大濕漉漉的眼睛,妄圖得到銀箏的疼惜,她拉過銀箏的手,放在自己傷口處,小聲道:“師姐,不疼的?!?/p>

銀箏手指尖一抖,她若無其事縮回手,低頭整理包,沈輕微蒙混過關失敗,她垮下肩膀,干脆起身走到窗戶口,掀開窗簾看窗外。

外面是黑沉沉的夜色,客廳里只有蠟燭的火光跳躍,沈輕微突然覺得奇怪,回神這么久,剛剛銀箏給她處理傷口時,那兩個厲鬼居然毫無動作?

帶著疑惑,她問銀箏:“厲鬼呢?”

銀箏不輕不淡看她一眼,手一揮,火苗光竄了竄,只見墻壁里嵌一個鬼影,張牙舞爪似要鉆出來!

正是那個紅衣厲鬼,這家女主人,而她旁邊,飄一抹纖細的白色身影,她身上毫無束縛,卻不敢往兩人靠近。

沈輕微認出困住紅衣厲鬼的是束魂鎖,她問:“這小鬼怎么了?”

“沒什么?!便y箏聲音在安靜的客廳里格外清透,似乎說給小鬼聽,她說:“我只是告訴她,如果她敢困住你魂魄,我就立馬強收她母親?!?/p>

讓她母親,魂飛魄散。

沈輕微:……

靠在厲鬼身側的白衣小鬼:……

一人一鬼沉默兩秒,沈輕微想到小鬼和厲鬼的遭遇,說:“師姐,我知道那晚上是怎么一回事了?!?/p>

說到這里她還有點氣憤,這趙先生簡直不是人!以前肯定沒少干過這種事情!估摸這家女主人的病也是這么來的!

變態!惡心!殺人犯!

銀箏頷首:“怎么回事?”

沈輕微眼神里帶火,目光灼灼,她說:“是趙先生做的?!?/p>

不過有一點她到現在回來也不能理解,為什么要給女兒分尸?反殺她能理解,男女人的力量差異一直存在,如果女主人不是插在致命處,反殺還是可以做到的,可是反殺之后為什么要分尸?分尸耗費巨大的體力,趙先生受六七刀,雖不致命,但也失血過多,哪來的力氣分尸?

銀箏微點頭:“是想毀滅證據?”

趙先生或者其他人在曉倩身上留下的證據,沈輕微似有頓悟,她站在窗戶口,還是沒離開,把窗簾翻來覆去折騰,最后蹲在地板上,用手敲了敲地板。

銀箏只是看著她忙碌,并未出聲。

沈輕微回想曉倩聽到保證書后瞥這里一眼,應該別有所指,而那保證書,如果沒有被趙先生拿走,應該還在這里。

地板是實木,下面是實心,沈輕微敲了會什么都沒有發現,她用手拽窗簾,窗簾吱嘎響,上方的柱子晃起來,沈輕微目光定在柱子上,隨手一拉,柱子依舊晃著。

“師姐?!鄙蜉p微突然喊:“幫我遞個椅子來?!?/p>

銀箏走到她身邊,仰頭看幾秒,突然抽出軟劍,劍尖抵在柱子上,實木的柱子竟擋不住她這一戳,柱子從中間裂開,她右手一翻轉,柱子徹底碎裂,從里面飄出折疊好的白紙,沈輕微伸手抓住。

她看向銀箏。

銀箏說:“請趙先生來一趟?!?/p>

趙先生一晚上都睡不好,先是做夢,夢到他老婆突然發瘋的那晚上他被曉倩狠狠抱著,動彈不得,他夢到他老婆蹲在他身體旁,拿那把很長的水果刀,一刀一刀割下他的肉,一邊吃一邊問他:“你要吃嗎?”

趙先生一個激靈!醒過來了。

手機正在無端喧囂,他看眼屏幕,閃爍沈輕微的名字,他有些惱火,這陰陽門的人怎么如此不中用,說好過來就能收服厲鬼,到現在才查到他女兒身上,什么時候才能收了去?

真是和傳聞有天壤之別,太沒用了!

趙先生爬坐起身,接了電話,一聽到把小鬼給收服了他激動的連忙跑去穿鞋,走之前還沒忘夾上包。

趕到平安小區時四周寂寂,他一點都不擔心上面的情況,最壞就是曉倩沒被收服,可能耐他何?趙先生笑著拍了拍手臂里夾著的包,上了電梯。

往常的二十四樓在今天格外遠,他頻頻看腕表,快到時心頭又是一陣激蕩,幾個月了,他終于要結束這里的一切噩夢,可以重新開始了,有數不完的錢在等著他!

趙先生心底愉悅臉上卻還是憨厚老實的樣子,走到房門口時他神色悲傷,似乎沒用勇氣推開門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