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 陰陽門

銀箏陪沈輕微在池子里泡了很久, 剛要離開沈輕微就喊疼,軟綿綿的倒在她懷里,真是沒轍, 銀箏低頭便看到她微紅的面頰,一時沒話說。

師叔倒是沒有找她們, 沈輕微還覺得奇怪:“老頑固今天不進來嗎?”

往常她泡陰池, 師叔總會偶爾過來,就是防止她怕疼不進去, 銀箏伸手戳她額頭:“以后不許這么叫師叔?!?/p>

“怎么了?”沈輕微努嘴:“老頑固, 老頑固……”

她并無壞心思, 單純的孩子氣,玉嶸人前叫輕微,人后也是臭丫頭,銀箏對他們相處沒半分辦法,她說:“師叔是為你好?!?/p>

“我知道?!鄙蜉p微說:“那他今天怎么不過來?”

銀箏估摸師叔還在想今天她說的那些事情, 沈輕微聞言靠在她懷里, 問:“他有說什么嗎?”

“沒有?!便y箏說:“但是師叔肯定知道些什么?!?/p>

沈輕微點頭:“等我們出去問他?!?/p>

銀箏垂眸,靠在她懷里的沈輕微柔軟如沒有骨頭, 兩人周身縈繞團團黑氣, 但那些黑氣只能融入沈輕微的身體里, 對銀箏退避三舍,銀箏有時候都看不清黑氣里的沈輕微。

看不清楚, 身體接觸才更加敏感。

柔軟偶爾貼在銀箏手臂上, 輕輕摩擦,銀箏隱在發絲里的耳根早已紅艷滴血,她偶爾抬手撥弄秀發,假裝鎮定, 手腕上的紅繩發出叮叮響聲。

“師姐?!鄙蜉p微說:“這是一對嗎?”

銀箏轉頭,看向自己手上的紅繩,這是她在那人買風鈴時她買下的,沒多少錢,但她很喜歡,銀箏淡淡道:“嗯?!?/p>

“她送給你的?”

沈輕微問:“她……”

“她希望我能好好照顧你?!便y箏打斷沈輕微的話,說:“所以給我們買了這個?!?/p>

“ 哦?!鄙蜉p微點頭:“我很喜歡?!?/p>

銀箏眼底噙淡淡笑意。

晚上玉嶸還是來了陰池,把銀箏叫走了,說是沒人做飯,沈輕微在玉嶸身后齜牙咧嘴,玉嶸恰巧轉頭,看個正著。

沈輕微一頓,尬笑:“師叔?!?/p>

玉嶸沒好氣瞪她一眼,轉頭離開。

銀箏無奈道:“你先泡著,我做完飯就過來?!?/p>

沈輕微點頭:“好?!?/p>

一如從前那般乖巧,銀箏放下心,隨玉嶸出去做飯,沈輕微鮮少下廚,所以在陰陽門,一向都是她做飯,以前是為了偷偷給沈輕微做才學的,后來被師叔發現她做的不錯,銀箏就擔下陰陽門廚師這任務。

只是師父不在。

銀箏看著廚房里的空碗陷入沉默,師父出去的原因她是知道的,師父偷偷對她說過,可最近經歷的那些事,她突然又迷茫了。

這樣鮮少有的情緒困住她,玉嶸喚:“銀箏?!?/p>

銀箏抬頭,玉嶸說:“做飯吧?!?/p>

“好?!便y箏去后園折了菜,回到廚房開始做飯,今天是沈輕微的生日,所以銀箏只是下了面條,玉嶸問:“長壽面?”

“嗯?!便y箏淡淡道:“給輕微的長壽面?!?/p>

玉嶸看著她,突然喊:“銀箏啊?!?/p>

“你是不是不打算告訴那丫頭?”

銀箏搖頭:“師叔,您也別和她說?!?/p>

“這不是說不說的問題?!庇駧V輕嘆:“你還記得,以前我和你師父說過,那丫頭就是個野草,只要有根,就能生長?!?/p>

銀箏想到這句話便想到師父,印象里,師父總是溫文爾雅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永遠那么平靜處理,只是他的冷靜只會對沈輕微破功。

還有師叔,其他天師門都說他油鹽不進,冷漠嚴肅,其實對她們師姐妹特別寵愛。

銀箏點頭:“記得?!?/p>

“那你可知,那丫頭的根是什么?”玉嶸喟嘆:“銀箏,你就是那丫頭的根,如果有天你不見了,你覺得,她會怎么做?”

銀箏說:“我想過這個問題,師叔,如果真的到時候了,我會和她說,我想回家了?!?/p>

玉嶸看眼她,輕搖頭,端一碗面條離開廚房。

銀箏看著面前還有一碗面條,上面多個荷包蛋,她陷入沉默,轉頭看向陰池的方向。

陰池里,沈輕微浸泡在里面,銀箏離開之后,四周出奇的安靜,但沈輕微還是能時不時聽到一些聲音。

“新來的那個可真漂亮?!?/p>

“什么時候去約她???”

沈輕微雙手捂著耳朵,那些聲音卻無孔不入,鉆進她腦海里,沈輕微痛苦的搖頭,手上紅繩叮當響,她思緒放空,轉頭看手上紅繩,突然就想到在游戲里,那張她捏在手掌心的相冊。

相冊里的女孩干凈清明,和她完全不一樣。

沈輕微心底突然涌起濃烈的情緒,剎那將她淹沒,那些聲音再次涌入耳膜。

好臟啊,好惡心。

那些人,惡心,她也惡心,她身體里的血液,惡心。

惡心死了!她要洗干凈,對,她要洗干凈!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