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章 南城

沈輕微記憶里, 和銀箏最近的距離,就是在銀箏睡著后,她偷偷靠近, 唇快貼側臉的距離,她知道銀箏的性子, 在膽大包天, 也不敢做出格的事情。

倒不是她不敢,只是她怕銀箏會生氣。

可現在打從心底鉆出一骨欲念, 強烈又炙熱, 她想親銀箏, 就現在,就這一刻,任外面狂風暴雨,她只想和面前的人抵死纏綿。

哪怕醒來是萬劫不復。

淡淡香味縈繞兩人鼻尖,銀箏額頭沁出汗, 她看著近在眼前的沈輕微, 第一反應居然不是拒絕,而是迎接?

她想沈輕微親她, 快點, 狠一點, 最好……

如溺水的人抓到木板,她現在只想攀附在沈輕微這個人身上, 和她融為一體。

不!不對!

銀箏臉發紅, 在沈輕微忍不住貼過來時猛地用力,卻軟綿綿的,而沈輕微的唇,已然貼上她的唇。

好軟, 好香,好甜,和夢中的味道一樣。

沈輕微閉眼,還想更深入,肩膀卻被人推開,她皺眉,看向銀箏,銀箏從鉆心的疼里回過神,她舌尖被咬破,血竄進嗓口,嗆一聲,有血絲溢出嘴角。

銀箏趁沈輕微沒注意撣去嘴角痕跡,怕她發覺異樣從沙發上起身,快速走到窗口。

窗開了個縫隙,冷風將雨灌進來,銀箏站在窗口的下面,蹲下身體,看到淡淡的黑煙,是剛燃燒的痕跡,香味就是從這堆黑煙里飄出來的,銀箏面色微變,她迅速打開窗戶,又打開房門,冷風從房間里穿堂過,氣味霎時飄散。

一陣風,也把沈輕微吹醒了。

她打個噴嚏,揉揉鼻尖看銀箏,問:“這是什么?”

“催情咒?!便y箏說:“你中咒了?!?/p>

事實上,她也中了,但她沒承認。

沈輕微一下從沙發上跳下來:“什么?”

在黎家,居然還有人下催情咒?而且下給她們倆?這是她媽哪里來的好心人??!沈輕微一點不惱,只是遺憾銀箏居然沒有被蠱惑。

不愧是她師姐。

沈輕微有些挫敗感,她說:“難道是黎家的人?”

黎家現在也就只有黎夫人和黎素,黎小姐,黎夫人沉浸在丟失兒子的悲傷里,怎么可能給她們下這個?

那位黎小姐身上一股子藥味,要是出現她早就聞到味了,也不可能。

難道是黎素?

銀箏搖頭:“或許,不是黎家的人?!?/p>

“管家?”沈輕微細想今天接觸的管家,也沒發現有什么異常,銀箏看向她,卻在想,為什么要給她們下催情咒?目的是什么?

如果她和沈輕微中招,現在在做什么?

銀箏想到這里面上微微發紅,沈輕微剛剛那個柔軟唇瓣貼在她唇角時,觸感不是假的,這讓她此刻沒法正視沈輕微,只得避開她視線。

沈輕微還在深思誰給她們下咒,她問:“為什么要給我們下咒?”

這點也是銀箏想不通的。

沈輕微見她秀眉輕蹙,說:“師姐,要不這樣吧,他不是給咱們下咒嗎?沒準還會回來,咱們做做戲,等她回來看,怎么樣?”

銀箏嗆到,轉過頭看著沈輕微,睨她一眼:“沒分寸?!?/p>

這種事情,怎么做戲?

總不能讓她和沈輕微——

太荒謬了,銀箏當即搖頭,沈輕微努嘴,說:“那就沒辦法了,我們坐在這里等嗎?”

銀箏點她頭:“去師父的房間?!?/p>

“哦?!鄙蜉p微跟在她身后,銀箏突然問:“還疼嗎?”

沈輕微抬頭,心尖暖暖的,她搖頭:“不疼了?!?/p>

說完她走到銀箏身邊,不怕死的再次建議:“師姐,我覺得咱們不如試試假戲真做,沒準……”

“胡鬧?!便y箏低頭,離開房間,身側沈輕微立馬跟上。

兩人走后,窗口隱約浮現一個身影,那身影看向敞開的窗口深思幾秒,身形一閃,不見了。

銀箏同管家拿了房門鑰匙,走進師父待過的房間,剛一進去,冷風呼呼的吹,管家愣了下:“奇怪,我明明關好窗了?!?/p>

“關窗了嗎?”

管家點頭:“嗯,今天有大雨,我提前把所有客房都檢查過了,窗戶也檢查過了?!?/p>

窗口有被水打濕的痕跡,看樣子開了有一小會了,管家沒在意,他剛準備關上,銀箏說:“你先出去吧?!?/p>

管家不明所以,還是走出房間,先生說這兩位能查到少爺的下落,讓他全力配合,所以管家很聽話。

銀箏走到窗口,低頭,一汪水,雨絲沿著窗口吹進來,淅淅瀝瀝,沈輕微走過去說:“這黎家的秘密,還真不少?!?/p>

她說完探頭,看向外面,一樓都是客房,但現在沒有客人,只有她和銀箏,這間房也因為她們師父住過,現在是被封閉的狀態,不可能有閑人進來。

能進來的人,只有黎夫人和黎小姐,還有管家。

因為黎素是一直跟她們在一起的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