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章 完結

沈輕微醒來是深夜, 她睜開眼只覺得刺目,房間里亮的很,很熟悉的環境,是陰陽門, 她房間?可是她記得自己不是去找師父的嗎?

沈輕微揉揉眼睛, 眼皮酸澀,難受的厲害, 身體也難受的厲害, 腰酸背痛, 好像被卡車碾壓過一樣, 她爬坐起身, 迷糊之間聽到外面傳來熟悉的聲音。

“不行,說好不悔棋的?!?/p>

“讓讓我怎么了?我比你小?!?/p>

“這怎么能讓呢?”

兩人一本正經的爭執, 沈輕微赤腳走出去,喊:“師父?師叔?”

何乾轉頭,說:“醒了?”

“你也真是沒出息?!庇駧V說:“多大的人了,還給徒弟灌酒, 這要是傳出去,陰陽門的臉都給你丟沒了!”

“誰丟的?”何乾說:“是我灌酒的?不是你灌的?”

“灌酒?”沈輕微走到兩人身邊, 坐下,按著發疼的頭, 她就說怎么頭疼欲裂,原來是喝了酒,真奇怪, 陰陽門不是不允許喝酒嗎?師父和師叔不是從不碰這些東西嗎?

沈輕微狐疑的眼神看向何乾和玉嶸,那兩人年紀加起來都百歲了,斗嘴卻像是孩子, 一個勁掰扯。

“我高興,我說喝就喝???我讓你走你怎么不走呢?”

“走就走,你別拉我回來?!?/p>

“你給我回來!”何乾說:“把這盤棋下了?!?/p>

他說完看向沈輕微:“輕微,去給師父泡壺茶?!?/p>

沈輕微覺得這句話格外熟悉,但好像又不是師父說的,她搖搖頭,往后面院子走去,經過她庭院時愣了愣,她庭院的花,什么時候開的?

她這個院子素來種不了花草,身邊也養不了活物,所以她往常要看花總喜歡去隔壁……隔壁?

隔壁有什么?

沈輕微探頭,看到隔壁庭院花草都是枯萎的,只有一棵樹長的很高,樹葉茂盛,綠油油的,充滿生機,她記得隔壁是沒人住的,這棵樹怎么如此不和諧?真奇怪?

她思索幾秒,沒想到頭緒,宿醉,頭很疼,干脆收回目光,繼續往廚房走去。

廚房還是老樣子,沈輕微加好水等著水開,一側頭看向外面,雖然夜幕沉沉,但天上掛著幾顆星星,倒也不冷清。

沒一會,水開了,沈輕微熟練的煮好茶端著托盤走到兩下棋的人身邊,何乾問:“頭還疼嗎?藥房有醒酒藥,去泡一副?!?/p>

“不疼了?!鄙蜉p微按了按頭,問何乾:“師父,我們怎么回來的?”

“坐車回來的啊?!焙吻f:“你都忘了?路上你看到有賣酒的,非要買一箱,回來拉著我和你師叔喝酒,把自個喝醉了?!?/p>

沈輕微還真沒什么記憶,不過像是她會做出來的事情,玉嶸說:“頭還疼?這也沒什么事,要不你回去休息吧?!?/p>

“沒事,我坐這歇會?!鄙蜉p微壓根睡不著,她剛醒,一點都不困,干脆站在兩人身邊看他們下棋,聽玉嶸和何乾拌嘴,玉嶸下棋明顯不如何乾,偏每次都想贏他,有時候一顆棋子落半天都沒落下,沈輕微看倦了,她直起身,聽到何乾說:“輕微,想過帶徒弟嗎?”

“我?”沈輕微詫異,手指著自己,帶徒弟?真不是開玩笑嗎?何乾側目:“怎么?不愿意?”

“不是不愿意?!鄙蜉p微說:“師父,我自己還沒學透呢,怎么帶徒弟?”

“沒學透就用心學?!焙吻f:“為師算了一卦,陰陽門是時候添人了?!?/p>

沈輕微不吱聲,也不知道是樂意,還是不樂意。

何乾卻沒有給她反駁的機會,隔了幾天還真帶兩個孩子回來,至陰至陽的體質,不多見,都是女孩,相隔兩歲,年紀稍小的那個整天哭鬧,不愿意待在這里,可她一出陰陽門總能看到陰靈,又是嚇得哇哇大哭,哭了一陣子,總算老實了。

沈輕微每天負責帶兩孩子習防身術,何乾教她們怎么背口訣,奇怪的是,兩個徒弟都不是拜沈輕微為師,也不是何乾和玉嶸,而是一個空牌位。

兩孩子每天都要去給空牌位上香,叩拜,禮數周全,沈輕微問何乾:“這誰???”

何乾看著她沉默兩秒,沒說話。

沈輕微不是個耐得住性子的人,既然師父不說,她就去問師叔,師叔不僅沒告訴她,還讓她抄經書十遍。

她郁悶的邊抄邊回想,實在想不出個所以然,索性也就不想了,每天乖乖教倆孩子防身術。

年紀稍小叫劉婉,調皮搗蛋,每次還沒學完就到處跑,沈輕微拎著棍子四處追,有時候還沒打到她,袁湘就撲在劉婉身上,哭著不讓她打師妹。

沈輕微恍惚,總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。

她愣在原地,劉婉小心翼翼走到她身邊,戳著她手臂喊:“師叔,你是不是生氣了?”

袁湘也求情,沈輕微低頭聽著她們叫喚,耳邊嗡嗡嗡。

“師叔,你別打師妹,你要打就打我,是我沒看好師妹,該罰?!?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