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情趣

他呼吸灼人,燙的林羽橋哆嗦了下。

林羽橋雙眸濕潤,臉色霎時就變了,這渣男!抱了他,揉他腺體,差點撕了他的信息素阻斷貼,結果連句言哥也不讓叫了!

林羽橋捏起拳,無力的在商覺銘身上錘了一下,語氣里帶著顫音:“死渣男!”

商覺銘胸腔一陣震動,笑出聲來,他握住林羽橋軟軟的小手,壓低聲音,故意道:“想要這個,就來找我?!?/p>

他示意了一下手上的貓耳。

草!

林羽橋快被他氣死了,他故意道:“誰要這種鬼東西!你愛拿就拿,誰稀罕!”

大不了回去后,再買個新的賠給何姐!

商覺銘將貓耳湊到鼻尖聞了聞,是林羽橋發絲上好聞的洗發水味,商覺銘甚至閉起眼享受深吸了幾口,他道:“那就歸我了,你的東西我一直都很喜歡?!?/p>

林羽橋:“?”

林羽橋看著此時的商覺銘,莫名覺得他有些變態!

分手三個月,商覺銘終于成一個正常人類變成變態男了嗎!

他渾身都惡寒了一下,恨不得抬腳去踢這家伙,“趕緊滾!不然我喊老師了,就說……就說你欺負Omega!”

不管在哪個學校,Omega都是重點保護對象,在大多數老師心里,Omega柔弱不能自理。

商覺銘捏了捏他綿軟的小拳頭,心情愉悅的離去。

林羽橋瞪著他的背影,恨不得將他瞪出一個洞來。

最后忍無可忍的“呸”了一聲,罵道:“狗東西!”

林羽橋臉發燙,被商覺銘這么一弄,也沒心思繼續做作業了。

他得去洗把臉醒醒腦。

衛生間里,冰涼的自來水總算讓林羽橋冷靜了些許。

他想起剛才的對峙,還是有些生氣,在商祁言面前,他總是落了下風。

商祁言卻那般肆無忌憚……

他心里不爽,想起自己唯一的朋友還是二中的。

只能掏出手機,發了條微信過去。

[林羽橋:商祁言他把我東西給搶了。]

蔣翊秒回。

[蔣翊:???不是吧,商祁言那么穩重的一個人,搶你東西做什么?]

[林羽橋:他抱了我。]

[蔣翊:???]

[林羽橋:他還揉我腺體,差點把信息素阻斷貼給我撕了。]

蔣翊沉默了會,過了會,發了條語音過來。

[蔣翊:你確定你們已經分手了?]

[林羽橋:他把我微信都給刪了!電話也被拉黑了!這還不算分手?就算他那邊沒分,我也已經單方面宣布分手了,消失三個月,當老子是他想要就要不想要了就晾在一邊的貨色嗎?]

林羽橋打完這段話,想起商祁言的所作所為。

不行,憑什么商祁言想干嘛就干嘛?

長此以往下去,豈不是會讓這狗東西覺得他好欺負,越發的肆無忌憚?

他要把貓耳拿回來,還要給商祁言一點顏色瞧瞧。

[蔣翊:可你們這樣,不就是惡臭小情侶的相處方式嗎?腺體又不是什么人都能摸的。]

看到這句話,林羽橋咬了咬后槽牙。

說得對,腺體又不是什么人都能摸的!所以他要摸回來!

[林羽橋:等著,我會摸回來的!]

[蔣翊:???]

他不是這個意思!

[林羽橋:憑什么Omega武力值低下就只能躺平任調戲?我偏不!]

[蔣翊:祖宗,你想做什么?]

[林羽橋:我要讓他也試試腿軟的滋味!]

[蔣翊:……]

林羽橋摩拳擦掌,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。

[蔣翊:你平時看著挺冷靜的一個人,怎么一碰上商祁言就這么沖動呢?]

[林羽橋:你懂什么!]

[蔣翊:是,我不懂你們AO之間的小情趣。]

[林羽橋:閉嘴!我是為了報復他!]

什么小情趣,林羽橋不屑的冷嗤了一聲。

他走出衛生間,將剩下的作業做完,老馮檢查了下他的作業,滿意的點了點頭,語重心長道:“知道你剛來我們學校,還不太適應,但做作業這種基本任務還是要完成的,你說對不對?”

“還有今天,為什么大家在七點之前就到學校了,只有你遲到了十五分呢?你也不是第一天來上學了,也該適應了吧?”

林羽橋乖乖認錯,道:“我知道錯了?!?/p>

“進去吧?!?/p>

林羽橋回到座位,連忙掏出一顆退燒藥吃,這狗東西每次碰他一下都會發燒,這次還碰了這么久。

他想了想,又拿出之前醫生給的藥,吃了一粒。

這藥挺管用,服下后用不了多久就能退燒。

林羽橋燒的嗓子有點干,下課后,李思雪過來找他。

“林羽橋,你沒事吧?”

“能有什么事,不就是在外面補了下作業,你瞎操心個什么勁?!焙笞腂eta男生嘲諷道。

這群人看林羽橋不爽很久了。

他們喜歡裝逼,但沒想到來了個比他們更會裝的Omega,自覺自己被比了下去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