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他弟

室內籃球館,商覺銘換上球衣,看了眼微信。

[S:來籃球場嗎,下課來。]

[林羽橋:滾,不去,一群Alpha的味道,你就是想我死吧!]

商覺銘唇角上揚,回了一句:[怎么舍得,除了你不會有人來,為你包場。]

[林羽橋:滾。]

下一秒,林羽橋就把這人的微信號,毫不猶豫的拖入了黑名單。

神經病啊,分手了還要來撩他,這家伙想裝作什么都沒發生的樣子嗎?

商覺銘盯著那個紅色感嘆號,好笑的搖了搖頭。

自從離開隔離所后,商覺銘關注林羽橋關注了五年。

有一次,家里老爺子過六十大壽,商覺銘和商祁言一起回了老宅,那次壽宴上,久別重逢的兄弟兩仿佛沒有隔閡一般,見面便聊到了一起去。

他們是雙胞胎,雙胞胎之間天生就帶著一種特殊的感應。

那晚商覺銘賀完壽,便坐在角落里玩手機,他當時正在看朋友發來的林羽橋照片。

商祁言便問照片上的是誰。

商覺銘沒有隱瞞,說是自己喜歡的男孩,巧得很,還和商祁言一個學校。

那時候的他,就像暗處丑陋的老鼠,盯著林羽橋這朵玫瑰。

林羽橋被趕出家門的那晚,商覺銘正在給學長看店,看到小家伙可憐兮兮的坐在臺階上,金色發絲上都沾了雪。

商覺銘心疼的遞過去一杯奶茶,并將自己的外套給了他的男孩穿。

當時男孩臉上微微紅腫,不知道是不是被家里人打的。

商覺銘悉心守護的玫瑰被人弄成這樣,他心底是憤怒的,但為了不嚇到小朋友,他很好的壓制住了憤怒,并去藥店買了藥。

再回來時,路邊上已經不見了小朋友的蹤影。

一個星期后,商祁言和他的小朋友戀愛了。

他親眼看著商祁言摟著林羽橋從二中走出來,他們共打一把傘,姿態親密。

商覺銘想上前去質問他哥,為什么明知道那是他喜歡的男孩,還要對他出手。

但看到林羽橋唇畔的笑容,他止步了。

是啊,只要他開心就好了,他的男孩開心就好了。

可實際上商覺銘也只比林羽橋大一歲,他自己也是個男孩,他目光注視著他們,一點一點離開他的世界。

當晚,商覺銘就去找了商祁言。

商祁言從小跟著媽媽長大,商覺銘跟著父親,兩人雖不時常見面,關系卻也不能說差。

他站在門口,風衣上沾了冬日的冷意,質問商祁言:“為什么要搶走他?!?/p>

商祁言嘴上叼著一根煙,他深深吸了一口。

“我知道他那杯奶茶不是送給我的,他找的是你?!?/p>

商覺銘滿身憤怒,得不到發泄。

“你從小跟著父親,什么都擁有,錦衣玉食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活的肆意,我很羨慕你?!?/p>

朦朧的煙霧下,商祁言的面容變得陌生。

“我過的很不開心?!彼f。

“母親整日酗酒,我時常半夜三更去把她從酒吧弄回來,有一次我在路上看到了你,還叫了你,只可惜你當時似乎沒聽見,和你那些朋友一起,坐在價值八位數的豪車里?!?/p>

“你從沒跟我說過這些,你想回父親這邊你可以跟我說,我們可以每個月輪換,你回來父親這邊,我去陪母親?!?/p>

商祁言將煙頭扔地上,皮鞋底用力碾碎。

“為什么?”商祁言道,“你說輪換就輪換?!?/p>

商覺銘一怔。

商覺銘在門前站了很久,最后他道:“我希望你要么和他分手,要么能對他好,如果你不對他好?!?/p>

他沉著臉,警告他:“我會把他搶回來?!?/p>

“我是你哥,輪不到你來教我做事?!鄙唐钛缘f了一句。

后來一段時間,商覺銘仍舊會每周都去二中看看。

商祁言對林羽橋確實好,小朋友的臉上總是帶著笑。

商覺銘覺得自己可以死心了,他哥盡管是為了報復他讓他心堵,才答應了林羽橋的追求,可也確實對林羽橋很好。

……

商覺銘沉著臉,將最后一個籃球投入框里。

正好下課鈴聲響起。

商覺銘抓起衣擺擦了擦臉上的汗,開始收拾籃球場。

撿完球,商覺銘正要離去,在場館門口看到了躲在那兒的小小身影。

商覺銘頓時就笑了。

他喝了口水走過去,一只手撥弄著他頭頂上立在那兒的一撮呆毛,問道:“不是拉黑我了么,不是不來的么?”

林羽橋抬頭,看著他滾動的喉結,說話有些結巴:“我愛來就來,你管得著么?!?/p>

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鬼使神差要過來。

呵,大約是商祁言這家伙會勾引人吧。

喉間溢出沉沉的笑聲,商覺銘揉了揉他的頭,道:“來,教你打球?!?/p>

林羽橋悲憤質問:“你果然不愛我了!我最討厭運動,你以前知道的!你居然還想讓我和你一起打球!”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