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弟弟

謝沉以前和商覺銘是鄰居,商覺銘小時候吃不上飯的時候,都是謝沉的母親把商覺銘帶回自己家。

商覺銘可以說是吃謝沉家的飯長大的。

因此謝沉和他之間的關系很不一般。

只是隨著商覺銘年紀變大,商覺銘那不負責任的爸爸,又回來把他帶走了。

直到前年,商覺銘脫離商承慕的掌控,來到了樹人一中。

商覺銘站在教室門口。

謝沉張開掌心,臉上帶著得意,說道:“你知道這是什么嗎?”

商覺銘沒說話,從他手上拿過那顆糖,然后剝開糖紙,將糖扔進了嘴里。

一股子奶味。

商覺銘牙齒抵著奶糖,對他道:“別招他?!?/p>

謝沉瞬間暴怒,他瞪著商覺銘道:“這明明是人家給我的糖!你好意思嗎你!”

商覺銘理直氣壯的說道:“為什么不好意思?”

“嘶?!敝x沉倒吸了一口氣,感覺有點酸。

算了,體諒商覺銘暗戀人家這么多年,倒也不是不能理解,商覺銘就是典型的那種,不在沉默中爆發,就在沉默中變態的男人。

他可做不出像商祁言那樣搶好兄弟意中人的事情來。

“哼?!敝x沉輕哼,靠在門框上的,道:“我媽前幾天還在念叨你,什么時候有空,來我家吃一趟飯吧?!?/p>

“周六吧?!鄙逃X銘道。

“行?!敝x沉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周六上午,林羽橋踩著地上的影子,走到林家門口。

他得回來看看,他有點擔心他的爸爸賀瀾。

現在林勁松將私生子堂而皇之的接到了家里,也不知道他爸爸過的怎么樣。

林羽橋沉著臉,按了按門鈴。

來開門的并不是賀瀾,也不是林勁松,而是他那個私生子弟弟,林越熙。

林羽橋與他對視,林越熙也沉默著。

林羽橋對林越熙沒有感情,也沒有恨意,他平靜的就像對待陌生人,他說:“我回來看看我爸?!?/p>

林越熙點了點頭,微微側身,給他讓出道來。

林越熙的目光追隨著他,一直到他走進客廳。

林越熙沖著他的背影,低聲叫了一句:“哥哥?!?/p>

林羽橋沒聽見。

賀瀾正坐在客廳里看電視,瞧見林羽橋回來,面上很快露出喜色來,“小羽!”

林羽橋走過去,抱了抱他,鼻子有些酸,問:“林勁松那王八蛋有沒有欺負你?”

賀瀾搖了搖頭。

“林越熙呢?”

賀瀾再次搖了搖頭。

他輕撫著林羽橋的后背,安撫他:“我過的很好,小羽不用擔心?!?/p>

林羽橋松開他,湛藍的眼眸有些傷感,鼻尖也微紅,他道:“如果林勁松敢欺負你,不管你愿不愿意,我都會帶你走?!?/p>

“小羽,你啊,別想那么多有的沒的,你自己呢?最近學習怎么樣?成績有沒有下降?聽爸爸的話,要考上A大,知道嗎?”賀瀾言語溫柔。

賀瀾曾經也是天之驕子,如今所有的驕傲卻仿佛被歲月磨平,只剩下了平和,整個人都是溫溫柔柔的。

賀瀾曾經也要求過離婚,但林勁松是不會答應的,因為賀家對林勁松而言,是商場上不可或缺的助力,他怎么可能放賀瀾離開?

“新學校怎么樣?過的開心嗎?融入到新班級里了嗎?”賀瀾拉著林羽橋坐下,也跟著滿臉關懷的問道。

不知不覺間,二人都沒有注意到,林越熙不緊不慢的走了進來。

他就靠在玄關那兒,聽著林羽橋和賀瀾說話,一張臉冷冷淡淡,看不出喜怒,只有目光在落到林羽橋身上時,才會露出片刻柔軟。

林越熙和林勁松長得很不像,同為Alpha,林勁松輪廓更加的粗礦,濃眉細眼,顯得凌厲精明。

而林越熙面容卻更加的精致深邃,五官比林勁松更柔和,不說話時站在那里,帶著一股清清涼涼的矜貴感。

很奇怪,明明這個弟弟是林勁松從紅燈區認回來的,但林越熙身上卻沒有沾上半點風塵之氣,干干凈凈。

這也是為什么賀瀾能夠同林越熙相處的原因。

林羽橋瞧見他,頓時就不說話了。

林羽橋皺了皺眉,問:“他怎么也在家,我記得他們學校是全宿制?!?/p>

賀瀾笑了笑,說道:“他也是今天剛回來?!?/p>

“哦?!?/p>

林羽橋回了自己房間,因為一直有保姆打掃,他的房間干干凈凈,一點灰塵也沒落下。

林羽橋整理了一下商祁言曾經送給他的禮物,集中裝在一個箱子里。

他和商祁言徹底分手了,這些東西看著也膈應,等哪天有空了就扔了,或者給商祁言寄回去。

樓下,林越熙削了個蘋果遞給賀瀾。

他問:“小羽會在家里住兩天嗎?”

賀瀾不喜歡他,誰會喜歡自己丈夫情人的孩子呢?

但礙于禮貌,他還是回答:“嗯,小羽明天走?!彼麑⒆约旱那榫w掩飾的很好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