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追求

對一個Omega而言, 交換唾液構成的臨時標記只能持續個三五天,過兩天就好了,商覺銘留下的氣味和痕跡就會消散了, 不是什么大事……

才怪!

林羽橋快速撒手,輕哼了一聲, 說道:“這么喜歡, 你自己留著!”

說完, 直接將口罩丟給了商覺銘。

他真的太美味了,而嘗過這份美味的, 只有他一個人。

想到這,商覺銘的心臟因為興奮而快速跳動。

他的心率已經超過了一百二。

商覺銘攥著他的口罩, 忽然湊到了他的鼻尖,深深的吸著,上面殘留著林羽橋的甜香味,那樣的迷人。

他雙眸死死盯著他。

這樣的商覺銘,就仿佛一個變態!林羽橋打了個哆嗦,說道:“你有病啊?!?/p>

聞他的口罩干嘛?臟不臟!

但一想到, 他人都被商覺銘吻過了……商覺銘似乎確實一點也不嫌棄他。

他聲音低啞, 說道:“好香?!?/p>

就好像在說今晚的晚飯很好吃一樣, 一點也不覺得羞恥。

得虧他長得好, 那雙眼睛極具攻擊性,才會顯得一點也不猥瑣,反倒帶著幾分耐人尋味。

林羽橋張了張嘴,覺得口罩還是不能留在這里, 他媽的誰知道這人會不會用他的口罩做一些什么事, 好變態。

他絕不承認剛才一瞬間他腦袋里搞了黃。

林羽橋上前, 抓住他的手, 說道:“我反悔了,口罩還我,不給你了?!?/p>

商覺銘唇角上揚,他道:“給出去的東西怎么能再要回來,小朋友,你這樣我是會傷心的?!?/p>

“那你就傷心吧,還我?!绷钟饦蛉屗稚系目谡?,商覺銘明顯在逗弄他,他又不瞎。

“總要給我留個念想?!鄙逃X銘道。

“你太變態了,誰會像你這樣聞我的口罩?!绷钟饦虻哪樇t的像只煮熟的螃蟹。

“這就變態了?”

“你這個人怎么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?!绷钟饦虻芍?,這還不變態?這要換成其他人,說不定一巴掌就呼上去了。哦,雖然有可能會被商覺銘反殺,商覺銘在體力和武力上,似乎要比他的哥哥強得多。

林羽橋絲毫沒有意識到,不知不覺間他已經靠在了商覺銘的身上,商覺銘一伸手就能抱他個滿懷,他完全逃不掉了。

因為商覺銘曾經做過的那些事,以及剛才那個吻,他對商覺銘完全失了戒心。

商覺銘發出一聲輕笑,柔軟的軀體在自己懷里輕輕.蹭.動,他如何能忍得住。

他伸手將人禁錮住,一只手按在他的腰間。

隨后,用力將林羽橋的臉往自己胸前按了按。

于是林羽橋便也聞到了商覺銘身上的味道,洗衣液的味道,帶著些許清冷的信息素味,林羽橋聞著他身上的味道,身體不由自主的起了反應。

指尖輕輕搭在他的肩膀上,掙扎了兩下,林羽橋忍不住罵了句臟話。

商覺銘松開他,眼睛里帶著笑意,說道:“小朋友,你好變態?!?/p>

他好變態。

他竟然!

竟然有了不該有的反應!

林羽橋覺得自己沒臉見人了。

在林羽橋要開口之際,商覺銘湊過去,在他唇上輕輕吻了一下,道:“不過我很喜歡?!?/p>

他說他是變態,他就讓他跟著他一起變態!

林羽橋看出來了,自己玩不過商覺銘,他絕不可能是商覺銘的對手。

林羽橋看著近在眼前的俊顏,他趁著商覺銘和他說話的工夫,快速奪過他手上的口罩,順帶將地上的手套也撿了起來,什么也不給商覺銘留。

他將人推開,想離開商覺銘家。

商覺銘忽然開口:“消消火氣再出去吧?!?/p>

他雖面對面和他說話,目光卻是朝下的。

林羽橋悲憤萬分。

是的,這樣走出去,被人看到了,還以為他當街發.情了呢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告訴自己冷靜,打不過商覺銘的。

商覺銘想去抓他的手。

林羽橋警惕的將手塞進了口袋里。

這一幕幼稚的可笑,就像鬧別扭的小學生。

商覺銘道:“不是答應我的追求了嗎?”

林羽橋雖未親口說,但縱容他的吻已然是默認了。

林羽橋故作冷漠道:“只是答應讓你追求我,并沒有答應你的追求?!?/p>

殊不知,這像貓咪一樣傲嬌的口吻,配上那張紅撲撲的臉蛋。

真是可愛極了。

說完這話,林羽橋下意識瞥了商覺銘下面一秒。

毫無動靜。

感情丟人的只有他自己。

這也沒辦法,林羽橋十八年間從未和人如此親密過,又是親又是抱又是揉。

林羽橋本來就敏.感。

真的不怪他。

商覺銘去給林羽橋倒了一杯水。

自己現在這情況,也沒法出去。

他恨恨將口罩手套塞進口袋里,說道:“我要喝可樂?!?/p>

“先坐會?!鄙逃X銘語氣柔和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