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約定

林羽橋和商覺銘陷入了一種奇妙的關系中, 商覺銘逐漸走入了林羽橋的生活里,不知不覺間,林羽橋竟已經慢慢習慣了他的接近。

他們不是朋友, 也不是戀人, 他清楚的知道商覺銘在追求他,而對于這種追求, 林羽橋是默認放任的。

他甚至很喜歡, 商覺銘的這種對他獨一份的寵愛。

當然,這些都是建立在林羽橋他值得被喜歡的基礎上。

林羽橋從不是一個只知道享受, 而不懂得付出的人。

他很甜。

商覺銘當晚給他做了奶茶, 第二天一早, 他就榨了豆漿, 帶了奶黃小饅頭, 敲響了商覺銘家的門。

商覺銘覺得不可思議。

小甜心竟然會邀請他一起吃早飯。

商覺銘整個人都是懵的,頭發也有些亂, 眼神里帶著些許迷茫,看著沒有平日里的那份鎮定自若。

這也是林羽橋第一次看見這樣的商覺銘。

晨露中的商覺銘難得帶著平日不曾顯現的青澀感。

林羽橋忽然就懂了,商覺銘為什么總愛揉他的他頭發,喜歡將他翹起來的金色發絲摁下去。

他盯著商覺銘那頭亂糟糟的頭發,難得也有些手癢。

林羽橋與他對視,感官里好似有一個世紀那么漫長, 但現實里卻一分鐘不到。

他看著發怔的商覺銘, 道:“難道你要讓我一直站在門口嗎?”

商覺銘回過神,微微側身, 道:“進來?!?/p>

許是剛睡醒的緣故, 他聲音低啞, 道:“不是告訴你密碼了嗎?下次可以直接進來?!?/p>

林羽橋沒應。

他還沒有坦然到, 將商祁言家當做自己家。

大黃狗看見他。

林羽橋剛脫下鞋,大黃狗便汪的一聲跑了過來,要咬他的腳。

林羽橋臉色一變。

商覺銘拽住它的頸圈,壓低聲音道:“你再碰他一下,三天別想吃飯?!?/p>

大黃狗充滿怨念的看了商覺銘一眼,似乎感受到了他身上的壓迫感,蹲在那里,搭攏著腦袋,不敢再造次。

林羽橋嘴角抽了抽。

商覺銘去衛生間洗漱,林羽橋坐在沙發上,認真打量了起來。

簡單的歐式裝修,腳底下鋪了柔軟的羊毛地毯,明明前兩天還沒有的,林羽橋輕輕踩了一下,便軟的陷下去了。

商覺銘洗漱完出來,他已經將自己收拾成了平日的模樣,身上的睡衣也換了。

林羽橋指尖輕輕碰了碰小饅頭,還是熱的,他道:“來吃早飯?!?/p>

商覺銘沒動,站在他對面,沉沉看著他。

商覺銘總是這樣,眸光很沉,好像要將他吸進去一樣。

他問:“為什么要給我準備早飯?”

林羽橋目光閃了閃,“你昨天中午請我吃了午飯,晚上又請我喝了奶茶?!?/p>

商覺銘發出一聲輕笑,他走過去,彎下腰,道:“小朋友,你是真的不知道嗎?我是為了追求你才做這么多呀,是不需要你的回報的?!?/p>

林羽橋輕哼一聲,固執的將奶黃小饅頭推到他面前:“我從不白吃白喝?!?/p>

商覺銘心上一暖,林羽橋總能戳中他心底最柔軟的地方。

他一直都知道他是個什么樣的人,否則當初也不會成為隔離所的志愿者,自愿被他咬一口。

這個早晨太過甜蜜,商覺銘總怕這是個夢,其實他還沒醒。

林羽橋將豆漿塞到他手上,道:“你快點吃,一會還要去學校,要遲到了!”

商覺銘吸了一口豆漿,不知小朋友加了多少糖,太甜了。

下滑的袖口露出商覺銘勁瘦有力的小臂。

臂膀上被林羽橋抓過的地方,昨天已經結疤,按理說,今天應該差不多好了才對。

可林羽橋盯著他的手臂,猛地發現商覺銘手臂上的那條抓痕似乎比昨日更加的鮮艷了。

他有些不解。

商覺銘道:“今天中午想吃什么?”

林羽橋回過神,道:“吃食堂的大鍋飯,你不要做了?!?/p>

林羽橋深知剝一只螃蟹忽然花費多少時間,商覺銘做那些菜,恐怕費了不少心思。

“我做的不好吃嗎?”

林羽橋從他的語氣里聽出了委屈。

“你們快要高考了吧?”林羽橋道。

“嗯,沒幾天了?!?/p>

林羽橋忽然變得極為認真,說道:“高考很重要,比起我吃什么,你應該備戰高考才對?!?/p>

“可是……”商覺銘在身前蹲了下來,他說:“寶貝,在我心里,你吃什么,就是比高考還要重要啊?!?/p>

高考不高考對商覺銘而言已經不重要了,在他和他爸簽下對賭協議的那天起,他的未來就已經注定了。

“我甚至認真想過,要不要留級再陪你一年?!鄙逃X銘說。

林羽橋聽到這話,頓時急了,他道:“這怎么行?就算……就算你喜歡我,你也不能戀愛腦啊?!?/p>

林羽橋生怕他真的想不開,放棄高考,跑來留級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