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溫存

說這句話時, 林羽橋聲音很輕,帶著易碎感。

商覺銘還是聽清了。

他抱著林羽橋,緩慢撫摸著他的脊背。

兩個人誰也沒再說話, 蒼白的燈光將他們臉上的情.潮照的一清二楚。

林羽橋聞到了名為溫暖的味道。

什么也不用做,什么也不用說,兩顆心臟抵在一起, 似要比誰跳的更快。

片刻的溫存讓感官無限拉長, 好像有一個世紀那么久。

林羽橋靠在他懷里,被他溫暖體溫所感染, 渾身四肢百骸都暖洋洋的。

他懶洋洋的盯著地面, 放空了思維, 眼角的那抹紅讓他看起來是饜足慵懶的。

終于, 商覺銘動了一下, 他的手順著他的脊背,摸到了他柔軟的發絲上。

“留下來,一起吃個晚飯?”

林羽橋瞳孔一點一點聚焦, 開口道:“可是何姐做好了?!?/p>

商覺銘語氣里帶著笑意, 道:“晚上做你喜歡吃的,肯定比何姐做的好吃?!?/p>

林羽橋從他身上下來, 語氣柔軟的不可思議,小拳頭輕輕懟了下他的胸口, 道:“不好吃找你啊?!?/p>

商覺銘唇角上揚,將林羽橋按在懷里用力揉了一下。

商覺銘知道林羽橋的一切喜好, 他喜歡什么,不喜歡什么, 這世上沒有比商覺銘更清楚的了, 所以一切林羽橋不喜歡吃的, 都不會出現在他的菜譜里。

林羽橋盤腿坐在椅子上,好奇的打量著廚房里的商覺銘。

商覺銘衣袖輕輕捥起,露出小臂。

這一刻的他好像卸下了所有的攻擊性,眉眼也變的溫和。

林羽橋起身走去,沒有發出半點聲音,悄悄站在了他身后。

他目光隔著空氣,大膽的打量著他的腰背,手指動了一下,想要壞心的戳一下他的腰窩。

商覺銘沒有回頭,他好像總能精準的感知到他,伸出空余的那只手,抓住了他的小手。

灶臺上的粥小火溫著。

商覺銘轉過身,將人拉近點,他說:“寶貝,我不介意在廚房和你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?!?/p>

林羽橋就好像一個做壞事被抓包的小孩,白瓷般的臉透著淡淡的粉。

“我就是來看看?!?/p>

商覺銘手臂勾著他的腰肢,靠在一旁的洗手臺上,

他抓著他的手,按在他的腰上,帶著他的手緩緩向上滑動。

“想碰哪里?”

“這里?”

“還是這里?”

他的手停在了商覺銘的胸口,商覺銘按著他。

林羽橋指尖發燙,眼珠子也被燙的閃了閃。

商覺銘抱著他,將他放在一旁的瓷臺上。

他隔著衣物,吻上了他的腰。

林羽橋伸手,情不自禁的按住他的頭。

商覺銘發出一聲輕笑,說道:“只有壞孩子,才會在廚房勾.引我?!?/p>

林羽橋眼角的紅的越發濃郁,他被他的唇燙到了,連指尖也輕輕顫抖著,說道:“唔,我沒有?!?/p>

商覺銘指尖順著衣服的下擺,鉆了進去,他輕輕揉著那一塊,眼里帶著濃濃的占有欲。

“有沒有,嗯?”

林羽橋不說話。

“我要咬你了?!鄙逃X銘說。

林羽橋指尖穿過他的發絲,將他的頭往腰上按了按,聲音明明軟的一塌糊涂,卻還故作鎮靜,說道:“輕點……”

他說的是輕點,不是不可以。

林羽橋在縱容他。

不但縱容他,他按著他頭的手,似乎在暗示他。

嘴上說著輕一點,心思卻完全相反。

他可以重一點,在他身上留下印記,他的寶貝會很喜歡。

商覺銘掀開衣擺,咬上了他腰上那塊細嫩的皮肉。

他先是輕輕咬著,這樣的力道最是磨人,林羽橋呼吸重了兩分。

商覺銘抬頭,眼底帶著笑:“還要輕一點嗎?”

他牙齒輕輕磕著他的皮肉,林羽橋覺得自己快死了,快溺死在商覺銘編織的溫柔鄉里了。

他吸了吸鼻子,扯著他的發絲,說道:“重一點?!?/p>

商覺銘發出一聲輕笑,在他腰上重重咬了一口。

那一瞬間,林羽橋雙眸猛地瞪大,緊緊抱住他的頭。

林羽橋意料之中的起了反應。

商覺銘將他腰上的那塊皮膚咬的又紅又誘人。

再繼續下去,恐怕就真的要在廚房發生點什么了。

砂鍋發出噗嗤噗嗤聲,商覺銘在牙印上舔了舔,他問:“先吃飯,還是先吃我?!?/p>

林羽橋臉皮薄,松開手,從瓷臺上跳下來,腿軟的不可思議,商覺銘伸手扶了他一下。

林羽橋趴在他臂彎里,輕哼的說了一句:“壞東西?!?/p>

他身體反應這么強烈,怎么吃飯。

可也真的不能好商覺銘發生點什么,名不正言不順。

林羽橋回到客廳,抱著抱枕遮住下面。

他通紅的眼角怎么看怎么可憐,仿佛商覺銘真的欺負了他。

不可以繼續在商覺銘家呆下去了,每次來到這里,他都會情不自禁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