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 喂你

商覺銘的母親殷萊結婚的前一天, 特地囑咐商覺銘早點過來。

電話里,殷來語氣含笑, 雖很久沒見過這個二兒子了, 但顯然對她還是很關心的,“談朋友了嗎?記得把你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也帶來給我看看?!?/p>

商覺銘正拿著小小的奶瓶,給小奶貓喂奶。

這只小奶貓就是先前從垃圾桶撿回來的那只, 太小了,還不會自主進食,林羽橋崩潰的那天, 也多虧了有小家伙在。

“嗯, 好?!鄙逃X銘隨口應道。

“小銘,小言他……你也知道的,突然從Alpha變成Omega, 可能會想不開,心情不會好,你別和他一般計較,小言說你阻礙他進陳老的實驗室, 有這回事嗎?”

商覺銘頓時笑了, 這件事這么快就告訴殷萊了。

“沒有?!鄙逃X銘眸含冷光,只是讓更有能力的人進陳老的實驗室,怎么能說是阻礙呢?

倘若學術成果足夠優秀, 陳老又怎么會放著他不要去選其他人。

“你們到底是兄弟, 體內留著相同的血液, 你們還是雙生子, 理當比平常兄弟更加親近才對?!币笕R勸道。

商覺銘卻有些不耐煩了, 他皺著眉道:“我知道我在做什么, 如果你沒有其他事情的話, 我掛了?!?/p>

“媽跟你多說兩句你就受不了?你知不知道這些年你哥他過的有多苦?”殷萊也煩躁了起來。

“吃喝不愁,住著市中心的大平層,有什么好苦的?”商覺銘厭煩了。

商祁言把自己搞的有多么凄慘一樣,即便殷萊不如商承慕富庶,作為著名舞蹈演員,殷萊家底還是有的,生活上也吃不了什么苦頭。

殷萊一梗。

她提醒自己冷靜,對商覺銘道:“你不懂,這些年來我沒怎么陪過他,和你爸離婚后我的私生活更是荒唐,多半時間都是他在給我收拾爛攤子?!?/p>

小奶貓的肚子圓了起來,商覺銘不敢再喂,將奶嘴從小家伙嘴里抽出來。

“然后呢?就得我讓著他?他做了什么我都必須原諒他?”

“我知道你和父親離婚,你過的不開心,所以這些年我從未去找過你,哪怕我難過我落魄,我都沒有聯系過你,我怕你知道后會擔心?!?/p>

他嘆了一口,道:“媽,你別再說了,你越替他說話,我越是厭煩?!?/p>

殷萊怔了下,“商覺銘你……”

她還打算繼續說些什么。

商覺銘卻已經聽不下去了。

是,商祁言過的不好,殷萊也過的不好,難道他就過的好了嗎?

他也曾經恨過,怨天尤人過,可商覺銘終究不愿把自己變成那幅怨氣纏身的鬼樣,林羽橋不會喜歡。

在黑暗里呆久了,人會變得麻木,被送到矯正所時,商覺銘甚至想過死了算了,這樣活著又有什么意思?

他自暴自棄的任由那些人折磨他,本以為自己的一輩子也就這樣了,如果沒有見過林羽橋的話。

那是他前行的全部動力,他滿身傷痕的從深淵里爬出來,這身骨血早已變得冰冷,也只有在觸及林羽橋時,才會散發微弱的熱度。

門口的動靜打斷商覺銘的思緒,林羽橋赤著腳走進來。

走到他面前時,圓潤的腳趾不安的蜷縮著,林羽橋抿了抿唇,不好意思道:“我來看小黑?!?/p>

小黑便是那只小奶貓的名字,因為毛發是黑色的。

商覺銘一只手抓著奶瓶,顯然是剛喂完奶的樣子,林羽橋眼眸微微睜大,說道:“你還會喂小奶貓啊?!?/p>

商覺銘將奶瓶放在一旁,笑著說道:“我不但會喂小奶貓,我還會……”

他眼眸很深。

林羽橋顯現被他那雙眼睛吸進去。

他蹲下來,指尖輕輕戳了下小奶貓,問:“還會什么?”

商覺銘將小奶貓放在他手心上,湊過去親了親他的唇,道:“還會喂你?!?/p>

商覺銘做的飯確實很好吃,林羽橋想到。

商覺銘湊到他面前,呼吸灼熱,說出的每一個字都好像能搔到林羽橋心尖上:“我們三天沒見了?!?/p>

林羽橋抬頭,臉頰蹭到了他,他皺了皺鼻子,說道:“期末了,忙?!?/p>

實際上是被商覺銘親慘了,身上一大片吻痕,簡直不能見人。

“沒有躲我?”商覺銘問。

林羽橋目光閃了閃。

他故作鎮定的說道:“我躲你干什么?你太看不起我了吧?我說到做到,你能考上A大我就做你男朋友,有什么好躲的!”

他臉上帶著羞惱。

“那張嘴,讓我親親?!?/p>

“???”

林羽橋一怔,商覺銘卻已經熟練的撬開了他的唇舌,鉆了進去。

他們交換著彼此的氣息。

林羽橋手不穩,他害怕手上的小黑摔下去,往后仰了仰。

商覺銘托著他的后腦,用力深吻著。

商覺銘松開他時,林羽橋雙唇紅的充血,浮著一層水潤的光澤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