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擊碎

商覺銘懷疑林羽橋是在故意勾自己。

商覺銘眸色如同濃墨一般。

剛才林羽橋將東西咽下去了一些, 比起手上,商覺銘覺得可能小朋友嘴里會殘留著先前的余味。

商覺銘低下頭, 將他拉到自己面前, 唇瓣曖.昧的貼近著他,說道:“讓我嘗嘗嘴里有沒有味道?”

林羽橋明顯愣了下,隨后臉上那剛消下去的紅, 瞬間又蔓延了上來。

他磕巴了一下, 說道:“我、我剛剛漱過嘴了,薄荷味?!?/p>

商覺銘大拇指在他唇角蹭了兩下,道:“有些味道自己是嘗不出來的?!?/p>

林羽橋呼吸重了一絲, 他往后躲了躲。

“別、別鬧!你媽媽他們還等著呢!”

“那就讓他們多等一會?!?/p>

殷萊對林羽橋的態度讓他很不喜歡,他直白的向殷萊表達著自己的不滿。

商覺銘一只手罩著他的后腦, 輕笑著開口:“這么不愿意呀?!?/p>

林羽橋抬頭仰視他,商覺銘長的太高了,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長大的。

沒有不愿意,更親密的事情都做過了。

他乖乖張開嘴巴, 任由商覺銘檢查。

微微紅腫的唇泛著水潤的光澤, 無時無刻不在引.誘商覺銘。

商覺銘的理智便如那崩緊的弦, 忽然啪的一聲斷了。

他真的太乖了, 這么乖的小朋友, 商覺銘怎么舍得讓他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?

商覺銘低下頭, 溫和的吻了上去,舌頭搜刮著他口腔中的一切,辛辣的薄荷味一點一點拉扯著他的理智, 他所有的妄念, 深深藏在了那雙濃黑的眸中。

林羽橋往后仰了仰, 脖頸揚起一段秀美的弧度, 頭輕輕碰到了背后的門上,發出小小的聲響。

商覺銘掌心覆到他的脖頸后,薄繭摩挲著腺體,激起一陣薄紅,林羽橋情不自禁的輕顫了起來,眼角掛著濕漉漉的淚意。

商覺銘嘗夠了他嘴里的味道,便放開了他。

林羽橋靠著門,張著小嘴,劇烈喘.息著。

他抬頭,用那雙小動物一般濕漉漉的眼睛望著他,問道:“有、有味道嗎?”

商覺銘在他眼尾的那抹紅上吻了吻,低聲道:“薄荷味,好吃?!?/p>

林羽橋抬手懟了他一下,道:“樹人一中都說你禁.欲?!?/p>

這就是禁.欲嗎?

他快不知道禁.欲兩個字怎么寫了。

這話讓商覺銘那雙深沉的眼睛彎了一秒,他道:“倒也沒有說錯?!?/p>

在林羽橋來樹人一中前,商覺銘過著如同苦行僧一般的生活,他不喜歡別人的觸碰,也不喜歡和人靠的太近,復雜的人際關系他懶得處理。

遇到開心的事或者不開心的事,就去打籃球消耗自己的精力。

哪怕在非常想林羽橋的時候,也只能靠籃球宣泄心中的欲.望。

如果不是林羽橋,商覺銘寧愿孤獨終老,之前?;@球隊的成員笑著打趣他,哪怕全籃球隊脫單了,他們商神怕是也不可能。

在他們眼里,商覺銘就是那樣一個冷漠的不近人情的人,很難想象他會為誰停下腳步,會為誰癡迷,會鐘情于一人。

林羽橋握了握他的手,小腦袋在他肩膀上.蹭.了蹭,說道:“我太紅了,都怪你,被你媽他們看到肯定一眼就能看出來發生過什么?!?/p>

商覺銘心情變好,連語氣都變得輕快,他逗他:“是,寶貝紅成了小猴子的屁股?!?/p>

“你放屁!”林羽橋瞪了瞪。

有這么形容人的嘛!

林羽橋建議他暑假期間可以去報個語言進修課程。

殷萊的二婚對象叫金世辰,是一家酒吧的老板,雖不是權貴之流,但也算得上富庶。

殷萊挽著他的臂膀,和周圍的人寒暄著。

餐廳里一派喜氣。

“你家老二還沒過來呢?”殷萊的朋友笑著問道。

殷萊故作煩惱的說了句:“害,我家這老二性子比較跳脫,也不知道在搗鼓著什么,可能是想給我這個做母親的一個驚喜?!?/p>

“哈哈,你都有小言這么乖的兒子了,小言以后可是有大出息的?!?/p>

商祁言安靜的站在殷萊身邊,眉眼間露出一抹厭煩。

殷萊推了推他的后背,說道:“小言,還不趕緊叫人?這是你陳阿姨?!?/p>

商祁言淡淡說了句:“陳阿姨好?!?/p>

“小言都長這么大了,真是一表人才,你這兒子教的是真不錯?!?/p>

說話間,商覺銘牽著林羽橋,從過道里走了出來。

他個子高,又氣勢驚人,一下子叫整個餐廳的人都朝他投去了目光。

他身邊跟著一位年輕漂亮的Omega,那Omega一眼看上去便很乖,乖順的跟在商覺銘身邊。

殷萊臉上露出一抹不自然來。

金世辰瞧見他,笑呵呵的說道:“這就是小銘吧?!?/p>

商覺銘和林羽橋在他們面前站定,商覺銘淡淡點了點頭,說了句:“叔叔好?!?/p>

金世辰感嘆道:“不愧是雙胞胎,真像啊?!?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