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完結

商覺銘心里柔軟的一塌糊涂, 似乎前十九年來所遭受的所有苦難和不公,都只是為了等這一刻。

昏暗的燈光下感官變的更加敏銳,商覺銘能聽見林羽橋發出的, 那貓兒一般細碎的叫聲。

商覺銘愛惜的撫摸著他的面龐, 將他汗濕的發絲別到耳后, 低下頭吻著他的唇道:“好愛你?!?/p>

林羽橋也好喜歡他,他的奶茶哥哥,獨屬于他一人的商覺銘。

他汗濕的面龐輕輕蹭了蹭他的臉, 鼓勵著他, 不需要對他留情, 他是那樣的渴望著他。

……

林羽橋醒來的時候, 嗓子有些啞,昏暗的燈光下, 商覺銘坐在他身邊, 目光柔和的看著他。

天還沒亮,商覺銘沖著他笑了笑,道:“醒了?!?/p>

林羽橋看了眼身上,已經干凈了,想來是商覺銘幫他。

林羽橋一開口, 原本一把清澈的好嗓子,瞬間變成了破鑼嗓子,聲音沙啞的不像話。

他驚的連忙閉了嘴。

“要喝水?”商覺銘問。

林羽橋點了點頭。

商覺銘指尖揉了揉他的發絲, 林羽橋身上沾了他的氣味, 讓他上.癮的很, 他忍不住親了親他紅腫的唇, 隨后起身。

樓下, 客廳里亮著燈。

賀瀾和林越熙竟都還沒睡。

賀瀾坐在沙發上, 林越熙站在他身旁。

兩人說話的聲音很小,商覺銘聽不真切。

他瞧見賀瀾伸手,摸了摸林越熙的頭,林越熙往后避了避,沒避開,臉疏的紅了。

“好歹也相處了近半年,連聲爸爸也沒聽你叫過?!辟R瀾眼神柔和。

林越熙輕聲道:“我本來也和林家毫無血緣關系?!?/p>

賀瀾收回手,往后倚了倚,道:“不一定要有關系,林勁松那樣的人,誰愿意和他扯上關系呢?是我年輕的時候瞎了眼,如今你孤身一人,我是說真的,你這樣的年紀,在外生活很不容易,我能幫一把是一把,你若心里過意不去,可以等我老了孝敬我呀?!?/p>

賀瀾說完,眉眼彎了,眼里帶著笑。

賀瀾真的是一個很溫柔的人,林越熙進林家那么久,這個人連句重話也沒和他說過。

林越熙指尖動了動,道:“我自己一個人可以,我只比小羽小一歲?!?/p>

“傻孩子,你當我不知道你一個人一天要打多少份工嗎?”賀瀾抓住他的手,拉著他坐下。

林越熙拘謹的坐在他身邊。

賀瀾身上有股淡淡的清香,是他平日里慣用的沐浴露的氣味,一股一股的往林越熙鼻子里鉆。

林越熙低下頭,看著自己寬大帶繭的手,這不是一個養尊處優的手,手上甚至還帶著消除不掉的疤痕。

“我前十幾年操心小羽,就害怕小羽過的不好,如今小羽有好日子過了,又多出來一個你?!辟R瀾嘆了口氣,“我無法對你這樣的孩子置之不理,越溪?!?/p>

林越熙心口酸澀,怔怔的看著他,他伸手,想觸碰這個人,可廉價的自己,真的不會弄臟他嗎?他和林羽橋都是那樣的干凈耀眼。

林越熙垂首,神色掩在陰影之中,說道:“好,叔叔,我給您養老?!?/p>

賀瀾笑了,他伸手揉了揉他的頭,道:“去睡吧?!?/p>

商覺銘端著一杯水,回到房。

“怎么去了那么久?”林羽橋咳嗽了兩聲問道,嗓子好啞。

“瞧見叔叔和你弟弟了,在說話,我不方便打擾?!?/p>

林羽橋點了點頭。

“我爸應該是對林越熙心中有愧?!?/p>

他挪過去,一只手攀在他肩膀上,道:“現在還叫叔叔呀?!?/p>

商覺銘低頭,眼神里帶著濃烈的愛意,曖昧呢喃道:“不叫叔叔叫什么?叫爸爸?我可以嗎?我有資格嗎?”

林羽橋接過水,喝了一口,應聲:“沒有人比你更有資格了?!?/p>

……

高三的生活緊張而又刺激。

林羽橋申請了住宿,這樣一來,每周能見商覺銘的次數屈指可數,好在還有手機,倒也可以解了思念之苦。

高三,林羽橋是鐵了心了,要考個好成績,要和商覺銘相配。

第一次月考,不出所料拿了個全校第一。

這成績不止驚呆了同學,便連老師都震驚了,林羽橋的變化實在太大了。

他這樣努力,班主任反而不安了起來,害怕林羽橋是受了什么刺激,找了他好幾次過來談話。

林羽橋哭笑不得,只能解釋說自己想考一個好學校,并沒有受什么刺激,心理狀態也很健康。

高三所有學生都沉浸在學習之中,全體高三都做了一個心理評估,當看到心理評估顯示正常時,班主任才放下了那顆吊著的心。

而林羽橋和商覺銘談戀愛這件事,班上同學識趣的沒有大肆宣揚出去,只是那兩個沉浸在林羽橋美色中的Alpha,一整個高三都顯得無精打采。

來年暑假,林羽橋高考出分了,果不其然,是市第一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