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內媚。

姚五娘遠遠地就認出來,這是高桓身邊的太監丁吉祥。

她心中難言激動,顧不得別的什么,就繞到了行障外。

高桓雖然有些不好的名聲,但是皮相俊美,身份又高,那灑脫不羈的個性反倒讓這些潑辣的娘子們莫名憧憬。

姚五娘走出來,卻看見丁吉祥對著李桑桑說話。

她眉毛皺了一皺,看著太子身邊的丁吉祥對李桑桑如此客氣,心中有些不忿。

她依稀聽見,似乎是丁吉祥的手下人撿到了李桑桑的簪子,丁吉祥打聽到是李桑桑的,說話間被高桓知道了,于是順口吩咐丁吉祥送過來。

丁吉祥的聲音有些低,姚五娘聽不清楚,她只看見李桑桑的臉色白得不行,瘦弱的身子搖搖欲墜。

姚五娘翻了一個白眼,對李桑桑有些惱怒,她站在不遠處,本想和丁吉祥攀談的,但是丁吉祥和李桑桑說完,直直繞過了她。

***

雖說高氏皇族與民同樂,都在三月三這一日在曲江游玩,但是皇族的畢竟是同平民要特殊些的。

天子妃嬪和皇子皇孫從南內經由夾城徑直來到芙蓉園內的紫云樓,登高望遠,憑欄眺望。

一頂軟轎悄悄抬到了紫云樓的一處小閣內,一位楚楚的美人像是從濃麗的工筆畫里走了出來。

丁吉祥跟在她后頭,看到李桑桑的背影。

淡淡東風立細腰,像垂楊柳一般跟著風輕輕而動。烏發生得像綢緞一般,與脖頸上露出的一點雪白襯著,生生有種艷麗之感。

既是柔弱得不堪一擊,又有逼人的艷麗美貌,這種奇異的矛盾讓丁吉祥都看迷了眼。

等兩人一同走進小閣,丁吉祥心驚地收回了眼。

李桑桑則是無助地轉臉,向他投了一個眼神。

李桑桑沒有看見高桓,小閣里只有床前布置了鵝黃的垂帷,雖然沒有一絲聲響,只有風動鼓起帷幔,但是李桑桑感到莫名的壓迫和不安,她很確定,高桓就在垂帷之后。

丁吉祥對她笑了笑,像是安慰,什么都沒有說,退了下去。

李桑桑猶豫了一下,站在原地沒有動。

小閣里一片清凈,過了許多時候,垂帷后依舊沒有動靜,李桑桑幾乎以為,自己弄錯了什么,高桓并不在這里。

但是,忽然地,垂帷上映出了影子,一小塊黑色的陰影動了動,李桑桑凝眉望過去,沒有分辨清楚。

高桓出聲:“過來?!?/p>

李桑桑這才明白,方才是高桓在垂帷后向她招手。

李桑桑慢慢挪著步子走了過去。

但是高桓依舊沉默無言,許久,他忽然問道:“歸寧那日,她如何?”

是為這件事……

李桑桑松了一口氣,又提起了一口氣。

該怎么回答呢,高桓是想要她好還是不好呢?

李桑桑在腦子里飛快地轉著,謹慎地說:“夫家待姐姐很尊重,但是姐姐似乎有些憔悴?!?/p>

高桓沉默了一會兒,他不說話,屋內頓時沉凝起來,讓人透不過氣。

過了半晌,高桓問道:“再過幾日,就是李年的生辰吧?”

突然提到父親,李桑桑更加警惕,她只能說:“是?!?/p>

高桓輕笑:“孤會去拜訪的?!?/p>

李桑桑一怔,只感到冷意一陣一陣從腳上往上面傳,她疑心高桓要重提謀逆一案,但是細細咀嚼著高桓這次問她的幾句話,漸漸松弛下來。

莫不是,借著這個機會,打算親眼看看李蓁蓁?

驟然,垂帷被高桓扯開了,露出他盛滿怒意的臉,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不能容忍的事情一般,看著李桑桑,他有了泄憤的對象。

一扯之下,李桑桑被高桓摟進了懷里。

高桓一手就能抱起她,在高桓的手里,她小小一團。她猛地感到肩上一痛,死死咬著唇,沒有發出聲音。

她聽見高桓恨恨道:“……李蓁蓁?!?/p>

沒有聽清楚,高桓后面似乎又說了什么,就戛然而止。

這樣盛怒的高桓,李桑桑擔心,今日她恐怕要面對一番折辱。

高桓的手伸了下去,探了一下,李桑桑痛苦地嗚咽一聲,像一只小奶貓。

高桓松開了她。

高桓笑得很輕佻:“未經人事?”

李桑桑淚盈于睫,她一個未出閣的女子,三番兩次偷摸到高桓這里,難怪他如此看低她。

高桓似乎看出了她的心中所想,他挑起了她的下巴:“是,孤很輕視你,李家詩書世家,怎么出了你這種不知廉恥的女子?!?/p>

他露出明晃晃的惡意,李桑桑明白,和他硬碰硬,吃虧的只是自己。

想到上一回的說辭,李桑桑說:“我只是很喜歡殿下罷了?!?/p>

高桓身子一僵。

以真心換來卑劣的猜測,如果是有良心的人,大概會無地自容。

李桑桑不曾想過高桓是有良心的人,但是高桓卻露出了一點尷尬的樣子,這讓李桑桑有些新奇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