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李蓁蓁。

沈桐也是新科進士,不過成績平平,他的長相不是令人印象深刻的那種,勉強能稱一句清秀。

李年看中了他,認為他忠厚老實,原先是準備將李蓁蓁許給他的,但是后來宮里似乎有留下李蓁蓁的意思,于是這婚事作罷。

之后李蓁蓁從宮里出來,李年急著為李蓁蓁找婆家,沈家卻推諉起來,李年便另尋他人了。

李桑??粗蛲?,明白他將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了。

李桑桑后退了一步,她感到沈桐的視線落在她的臉上。

掬水上前一步,笑道:“沈郎君誤會,這牡丹……”

沈桐搶先一步,笑著說:“難道是給李兄?三娘子,這可是作弊呀?!?/p>

沈桐的目光在李桑桑臉上游走,李桑桑沒有露出羞惱的神色,一時間讓沈桐摸不到底。

既然沈桐已經在她這里看到了綠牡丹,若是李叢在探花宴上也拿出綠牡丹,那兄妹兩人的把戲就被拆穿了。

李桑桑低聲吩咐:“掬水,不過是一朵花,若是沈郎君喜歡,便給了他吧?!?/p>

掬水將綠牡丹遞給了沈桐,沈桐有些喜上眉梢,正要和李桑桑攀談幾句,卻見李桑桑繞過了他,往邊上走了幾步。

沈桐拿著花在后面喊道:“三娘子?!?/p>

李桑桑沒有停下來的意思,沈桐在后面喊了幾聲,呼喊聲戛然而止:“太……太子殿下!”

周遭響起吸氣的聲音。

李桑?;仡^望過去。

只看見綠牡丹已經墜地,花瓣踐踏在泥濘中,高桓的鹿皮靴在花冠上又碾了幾道。

眾人并不知道沈桐是如何沖撞了太子,連沈桐自己都是不知道的。

李桑桑愣愣地站在原地,看著高桓不遠不近地站著,隔著人群冷淡地看著她。

盯了她一會兒,高桓振了袖子,徑直走遠。

曲江春游,就這樣有驚無險地過去了。李桑桑和高桓見了一面,被他折辱一番,但好歹沒壞了她的清白,也沒被人撞破。

李叢在杏花宴上拔得頭籌,相貌佳,詩詞佳,做了探花使,一日看盡長安花。沒有李桑桑的幫助,他也搶先摘得牡丹,沒有被罰酒。

沒過多久,就到了李年生辰那日。李年才從獄中出來不久,身上背著的謀逆一案的嫌疑沒有完全洗涮干凈,這一日,原本沒打算大操大辦。

可是吳王高樟,太子高桓都下了拜帖,會在那一日登門拜訪祝壽。

在這要緊關頭,李年病重了。操辦生辰這一件事情,照例落在了吳姨娘身上。

吳姨娘一雙彎眉,臉上精心涂抹得粉白,是一個小家碧玉的長相,已經是中年,風韻猶存。

她身上穿著簇新的衣裳,如同尋常人家的主母一般,將內外院子里的下人訓了話,又是拿牌子,又是拿賬本,忙得不亦樂乎。

有婆子挨了訓,拿著牌子往回走,悄悄和同伴嘀咕:“宮里那位吳娘娘都沒了,這位還這樣囂張呢?!?/p>

另一個說道:“還不是咱主家娘子病弱不管事嘛……”

吳姨娘從前家道中落,姐妹兩人為奴為婢,一個進宮做宮女,被皇帝看上了,成了宮里的娘娘,一個許給了李年做貴妾。

吳娘娘雖然不得寵,位分也低,但到底是皇家的人,并且她侍奉徐皇后有力,還是有一兩分面子的。

因為宮里姐姐的關系,吳姨娘向來在李家為所欲為,李家下人們沒想到的是,吳娘娘死后,吳姨娘依舊如故。

正說著,不巧看見垂花門處站著李叢和李桑桑兄妹,兩婆子噤聲,行了一禮,慌忙貼著墻走了。

李桑桑和李叢剛才看過王氏出來,王氏依舊是深居簡出,李桑??粗珠L:“母親到底有什么心結難解?”

李叢沒有回答,卻忽然問道:“桑桑,知道你名字的由來嗎?”

李桑桑搖了搖頭。

李叢笑了一下:“桑之未落,其葉沃若……”

李叢沒有接著念下去了,詩經中氓這一篇,說盡了女子對負心之人的怨憤。

李桑桑張了張嘴,不知道該如何回答,父母之間的感情.事,到底是子女不好議論的。

兄妹二人穿過垂花門,看見兩個小丫頭挽著手往外跑,迎面沖撞了李桑桑和李叢二人,兩小丫頭連跪了下來:“郎君娘子恕罪?!?/p>

李叢問:“慌慌張張的,做什么?”

小丫頭回答:“是二娘子回來了,吳姨娘高興,跟前人都有賞呢?!?/p>

李叢揮揮手讓兩個小丫頭走了,他對頭對李桑桑說道:“那便一起去看看二妹妹吧?!?/p>

尚未到吳姨娘的院中就聽見笑語一片,吳姨娘的院子總是熱鬧的,走近一看,吳姨娘在明堂榻上東邊坐了,西邊坐著的是一個明麗的婦人。

她珠光寶色地打扮著,錦繡半臂衫,黑紅間色輕紗裙,披著一條泥金帔巾,滿頭珠翠,眉目雖然和她母親吳姨娘有些類似,但因為神色自若大方,平白增了些明艷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