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 如果殿下想要的話…………

今日是李年生辰,為了給老師李年祝壽,沈桐天還沒亮就起身。

認真凈了面,穿戴一新,為了他一大早就能登李年的家門。

沈母忍不住嘀咕:“你個死心眼子,李三娘子哪里就值得你這樣百般討好?!?/p>

沈桐笑著搖了搖頭:“外人都說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娘卻說三娘子不好?!?/p>

沈母撇嘴:“他們哪里知道三娘子的那些事,我們都是南瑯琊郡人,李家那些事,我們還不清楚,那一年元宵節,三娘子走丟了……”

“娘!”沈桐忽然沉聲制止了她,并朝窗外看了兩眼,放低了聲音說道,“兒子心里清楚,可是,她是老師的女兒,我如今一介白身,全靠老師提攜……”

沈母不以為然:“李年都自身難保了?!?/p>

沈桐嘆一口氣,不再多說。李年就算自身難保,也是皇子老師,妻族更是瑯琊王氏,沈桐出身寒微,自身難保的李年,對他而言,都是很難高攀上的。

沈桐再次對著銅鏡整理了衣裳,仰頭看了看天光,就大步走了出去。

來到李家,他驚奇地發現他竟然不是最早到的。

消息靈通的人,已經知道今日貴客會來李府,老早就來到了李府。

全無門路的沈桐則是這個時候才知道這件事。

李家只有李叢招待外客,沈桐等了許久才等到和李叢說話,才攀談了一句,李叢身邊有小廝過來,附耳說了一句,李叢驟然色變。

李叢匆匆丟下賓客走了出去,留下沈桐和眾人面面相覷。

李叢找到了高樟,高樟在院子里,盯著桌上的棋盤,一手捏著黑子把玩,一手執白子,久久沒有放下。

李叢走上前去,略帶急躁地問:“吳王殿下,三娘子在你這里嗎?”

顯而易見的是不在的,高樟皺眉看了一眼李叢不安的樣子,問道:“三娘子不見了?”

見高樟也不清楚,李叢臉色難堪地點了點頭。

高樟擰眉回憶起半個時辰前見到的李桑桑。

這是李桑桑第一次見到高樟,卻不是高樟第一次見到李桑桑。

李桑桑第一次入長安,高樟就偷偷看過她。

一身白紗冪籬,讓人看不清究竟,直到躲到眾人視線之外,才敢露出真面目。

羞怯又躲閃,因為他人灼熱視線而不安的小娘子,卻有著驚人的美貌。

高樟猜想,這小娘子也許會因為引人注意的外表而苦惱吧。

讓人不自覺生起憐愛之感。

高樟本以為這個小娘子會是他的人,可是變故陡然發生,一連串的事情壓得他喘不過氣來。

等他終于能松一口氣的時候,他出現在她面前,一次認認真真的初次會面。

李桑桑的美依舊不減半分,不知為何有些心不在焉,籠罩著淡淡柔弱的愁緒。

高樟想要問一問她,又怕嚇跑她,于是問她會不會下棋。

李桑桑說會,高樟邀她坐下。

沒有下幾手,院門外響起腳步聲,一身緋紅衣袍的高桓晃蕩著走了進來。

他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神色,是高樟尤為討厭的那一種。

李桑?;琶φ玖似饋?,像被忽然闖入的陌生人嚇到一般。

高桓掃了李桑桑一眼,視線停留了一瞬,這一瞬間讓高樟感到恐慌。

像是什么發生了一般,但是一切都只是高樟的錯覺,他們兩人只是不近不遠地站著。

“三娘子?”高桓問。

“太子殿下萬安?!?/p>

高樟皺了皺眉,終究沒有說什么,高桓在長安四處閑蕩,李桑桑見過他不稀奇。

高桓繞過李桑桑向他走了過來,高樟不知為何松了一口氣。

“三哥,”高桓露出笑,“許久見不到三哥,還以為三哥消失了,幸而在這里碰見?!?/p>

消失?果真消失的話,高桓該高興了吧。

高樟同樣回以微笑:“多謝太子殿下關懷?!?/p>

留下這樣一句不痛不癢陰陽怪氣的話,高桓離開了。

然后李桑桑和高樟略微說了幾句話,就帶著不安的神色走了,高樟想,也許是高桓嚇到了她。

……

李叢聽了高樟的話,蹙了眉:“太子殿下?”

他露出了恍惚的神情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高樟同樣陷入了沉默,難道是因為他的關系,高桓遷怒李桑桑?

高桓兇惡殘暴,任意妄為,他不能想象,高桓會對李桑桑做什么可怕的事。

有一回,一個宮中女官不知為何言語間得罪了高桓,高桓暴起,捉起刀就斷了她三指。

高樟站了起來,嚴肅對李叢道:“本王會秘密派人去尋找三娘子,李兄放心?!?/p>

李叢說道:“好,我也去?!?/p>

***

高桓一手握著韁繩,一手死死錮住李桑桑的腰,他用了很大力氣,自己卻絲毫沒有察覺。

李桑桑小小一團幾乎陷入高桓的懷里,她坐在馬背上,隨著馬的奔跑而不斷顛簸著,她從未騎過馬,這樣的顛簸讓她的大.腿磨得火.辣辣地疼,然而疼并不止一處,她的腰被狠狠掐住了,她簡直很難呼吸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