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被下藥了。

涼亭里,趁著李桑桑去賞菊花的間隙,衛國公府的婢女向高檀低聲說話。

高檀雙指夾住一方小小紙包,嘴角露出看戲的笑:“姚五娘?”

衛國公府婢女點頭:“還請殿下給個主意,對姚五娘子該如何處置?”

高檀將這一方藥包塞進了婢女手中,閑閑說道:“處置什么?本宮成全她。偷偷換回去,就當本宮不知道?!?/p>

婢女一怔,然后躬身退了出去。

高桓入席。

他曉得這是特意為他選妃舉辦的螃蟹宴,來把關的是衛國公夫人以及他的姐姐華陽公主。

和他這個關鍵人物倒像是毫無關系。

經手的全部是徐皇后的心腹,這本是無可指責的,但高桓總有些許不安。

經過回廊的時候,他能看出那邊的女客中會有他未來的太子妃,他卻毫無興趣,并未看上一眼。

既然妻子的位子不能是李蓁蓁,那只管要名門大族,相貌舉止倒也并不重要,無需去看。

高臺上舞女正在跳一支龜茲舞,她活潑熱辣地旋轉不停,引得一片叫好,高桓坐著,神色冷淡,周遭圍著一群人給他殷勤倒酒。

他捏起酒盞,一片琥珀光。

鼓點密集起來,高桓心思分了些,將酒一飲而盡。

坐席兩邊的人依舊是鬧哄哄的講個不停,高桓皺眉,再沒有心思去聽,他漸漸感到一股燥熱往上直浮到了頭。

他沒有放在心上。

有粗心的婢女上來斟酒,一不小心將酒水灑在了他的身上。

高桓看著酒漬在下衣處顯出一片印子,他轉臉看婢女。

婢女戰戰兢兢跪了下來,連頭都不敢抬,在地上磕了幾個頭:“殿下恕罪,殿下恕罪……”

高桓沒有露出任何表情,他看了這婢女一眼,說道:“帶孤前去更衣?!?/p>

婢女引高桓走至一處竹軒,高桓看了一眼丁吉祥,丁吉祥站了出來,淡淡對婢女說道:“你下去吧,這里有咱家?!?/p>

婢女躬身行了一禮。

高桓撩開下擺,大步走了進去,丁吉祥對周邊幾個太監使了眼色,很快東宮侍從悄悄在暗中藏住。

丁吉祥隨后走了進去,見高桓半倚在竹榻之上,右手閑閑擺弄一方白玉,他說:“這倒是有趣?!?/p>

他想到了高高在上的徐皇后還有張揚跋扈的高檀,不知是不是她們有了別的打算。

丁吉祥小心問道:“殿下,這是要引出那人?”

高桓不置可否,他說:“待會看看是誰進來,若沒什么威脅,就放他進來?!?/p>

丁吉祥稱是。

他看了一眼高桓,見他閉上了眼睛,像是有些煩躁。丁吉祥不敢說話,悄聲退了出去。

不多時,竹軒里傳來腳步聲。

高桓閉上眼睛,只靠聽覺來分辨,來人是一個女子。

她關上了門窗,然后小心向高桓走了過來,一股脂粉香味撲鼻而來。

姚五娘紅著臉,往高桓身上靠過去。

剛剛挨上高桓的肌臂,她忽然感到手腕一痛,幾乎被人拽離了地面。

方才閉眼昏睡的高桓眼神透亮,看著她猶如在看一個死物。

姚五娘立刻警醒過來,跪了下來:“五娘死罪,殿下請寬恕,我……我是不小心過來的?!?/p>

聽著姚五娘顛三倒四的話,很快高桓弄清楚了原委,高桓便陡然失了興趣。

一切都是這個蠢貨鬼迷心竅。

不是徐皇后的手筆,高桓不知是松了一口氣還是感到意興闌珊。

他重新倚靠在竹榻上,沒有什么精神地吩咐躲在屏風內的丁吉祥:“把她弄出去?!?/p>

丁吉祥本來是極緊張的,結果就來了個姚五娘,他一下子有些哭笑不得。

“娘子,和咱家走吧?!?/p>

高桓見門重新關上,重新躺在了竹榻上,他合上眼,總感覺隱隱一股火在腹中緩慢地燒。

他忽然想到了李桑桑。

小竹樓里的李桑桑,中元夜里的李桑桑。

一雙眼睛總是蒙著霧,水光盈盈,又委屈又嬌弱。

他感到指尖有些發燙。

聽見丁吉祥走回來的腳步聲,高桓冷淡地吩咐:“讓李家三娘子過來?!?/p>

李桑桑正站在金魚池邊上,一團團的燦爛的菊花擠在池外,底下有往上跳個不停的小魚兒。

她拿著魚食,一勺一勺往水里撒。

忽然有小太監神不知鬼不覺地移到李桑桑身邊:“三娘子,太子殿下有請?!?/p>

李桑桑手一抖,魚食連同小碗都跌進水中。

水池里金魚跳得更歡了。

李桑桑愁腸百轉,顰眉問小太監:“太子殿下怎么會來這里?”

小太監覷她一眼,半是打趣:“三娘子這不是明知故問嗎?”

李桑桑正準備說些什么,卻已經走到了竹軒前,丁吉祥走了出來,倒是很友善:“三娘子來了?”

李桑桑說道:“嗯,來了?!?/p>

“那快請進來吧?!?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