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春風潤澤萬物,卻獨獨讓……

高桓望著李桑桑,瞇了瞇眼睛。

李桑桑沒有和他對視,她這時候感覺到有些冷,于是縮了縮腳。

像是一只無辜的小奶貓。

高桓冷笑了一下,他覺得李桑??偸呛苌瞄L這些柔弱伎倆,偏她又生了這一張臉,讓人無端覺得應當憐愛她。

高桓冷聲說道:“李三娘子,戲多了就會惹人煩?!?/p>

李桑桑微微蹙了眉,向他望過去。

高桓伸手,用手背輕輕挨了挨她的臉頰,并不是柔情,而是帶著奚落:“孤會讓你進東宮,但是不該想的,你不要去想?!?/p>

李桑桑忽然明白了。

然后感到隱隱的慶幸。

高桓相信了她的情根深種,認為她的抗拒是她爭寵的小把戲。

李桑桑迅速思考了一下,覺得這樣雖好,可讓高桓認為她太有心機也是不好的。

于是她辯解了一下:“我不是要……殿下不是說要把我另配別人?”

高桓看著她,沒有笑:“你若是真覺得要另配他人,為何要來這螃蟹宴?”

李桑桑輕輕咬了唇肉。

高桓說得其實沒錯,雖然并沒有人告訴她,但她已經猜到這場螃蟹宴的目的。

她還需要為父親尋到琥珀金蟾,還需要和高桓糾纏。

比起嫁給他人為妻后和高桓茍合,還是成為他的妾室更加好一些。

李桑桑覺得她應該打消高桓的懷疑,不過偷眼看一眼高桓的表情,李桑桑覺得解釋也是枉然。

“殿下說得對?!?/p>

李桑桑只能這樣說。

她低垂著的頭緩慢地抬了起來,鴉羽般的睫毛微微顫動著,眼尾因為方才的一場玩樂而帶著瀲滟的水光,櫻桃唇動了一動:“我明白的,在殿下眼中,我只是姐姐的替身,但我,甘之若飴?!?/p>

高桓身子一僵。

他不明白發生了什么,只是望著李桑桑清如水的眸子,忽然感到像是做錯了什么一般。

他很快回神,從竹榻上坐起。

李桑桑微垂著頭,往邊上讓了一讓。

高桓手指動了動,終究沒有抬手。

忽地,外間傳來說話聲,丁吉祥的聲音略顯急促:“公主,您不能進去!”

高檀冷冷地看了一眼丁吉祥,厲聲道:“你也敢攔本宮?”

丁吉祥只能硬著頭皮攔高檀:“太子殿下正在休息,”他望向了遠遠跟在高檀身后的,神色驚疑不定的貴婦人們說,“各位夫人娘子,還請移步別處?!?/p>

跟隨高檀過來的女子們看這架勢,便知道再在這里站下去,就要殃及城魚,于是忙不迭地散開。

高檀看著丁吉祥,臉色有些難看。

高桓本就荒唐,并不在意名聲,她平時沒少干揭高桓短的事,本以為這次一樣,沒想到丁吉祥卻像是拼了命一般地要攔住她,邊上的侍衛還隱隱圍了過來。

她眸光一閃,里頭怕是不會那么簡單。

高檀看著站在不遠處猶疑不定的娘子們說道:“你們先去吧?!?/p>

這幾人雖然怕高桓,但平日更仰仗高檀,沒有高檀的命令輕易不敢走,現在聽了高檀的吩咐,慌慌忙忙行禮告退。

丁吉祥松了一口氣。

但人群散后,高檀橫眉命令手下的婢女:“拉住他們!”

趁著丁吉祥等人沒有反應過來之時,高檀親自上前推開了門——

李桑桑一聽到外頭的動靜就知道不好,她連忙起身匆忙地穿著衣裳。

外面有人來要,里頭高桓心思莫測。

李桑桑覺得,高桓視她如同螻蟻,他自己的名聲尚且不顧,更何況是她的。

她將披帛摟進了懷里,就要下榻,聽見高桓沉聲對她說:“慢著?!?/p>

李桑桑動作僵硬地停了下來,臉上露出難堪的神色,心底一沉,她以為高桓要留下她,任由她被眾人看去,任由羞辱。

高桓卻輕輕說:“屏風后面?!?/p>

李桑桑咬著唇猛地抬頭,點了點頭。

她小跑了一兩步,忽而想到了外間那十分熟悉的聲音。

那是……華陽公主。

華陽公主命人散去,外間除她不會再有別人進來,何不……

李桑桑沒有躲進屏風后,門一下被推開,高檀站在那里笑:“我的好六弟,做什么好事呢?”

而后她目光一脧,臉上震驚之色一閃而過,反應過來的時候,她反手合上了門。

她氣勢洶洶走到了高桓面前,裙帶飄搖。

高檀指著高桓怒斥:“你這個禽獸!你禍害誰不行,為什么會是她?”

高桓很無所謂地笑,有些事不關己的悠閑。

高檀被激怒,她揚起手像是準備給高桓一巴掌。

李桑桑衣著凌亂地站在屏風旁看著這一場鬧劇,她的指尖掐進了手心,下了決心。

她飛快攔在了高桓和高檀中間,高檀的手沒有落在高桓的身上,而是將李桑桑甩在了地上。

“桑桑!”

“李三!”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