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殿下是來吵架的?

天子在蓬萊殿召見太子高桓。

高桓抬頭看著御座上的皇帝,高高在上,神色冷漠,喜怒不形于色,他年幼時最崇敬也是最害怕的人。

如今他已經不會感到膽怯。

他用余光打量他的父皇,不再是全盛之年,在高桓眼中,他甚至是漸漸衰微的。

恐怕連皇帝本人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。

皇帝說話了。

“你在靈圃的那件事,未免太過荒唐!”皇帝的聲音有些重,驚得太監宮人有些不安。

高桓知道,他的小動作是瞞不過皇帝的,皇帝絲毫不覺得白獅出籠是個意外。

高桓從容依舊:“兒臣和她開了個玩笑,沒想到傷了她?!?/p>

皇帝的目光沉沉,望著高桓,若有所指地說:“你傷的不是姚氏,是姚公公的臉面,你難道不知道,姚公公是朕身邊的老人?”

高桓回答:“父皇身邊的老人,兒臣自當孝敬,可是若姚公公縱容其他人做出下作的事,兒臣就不敢將他當做長輩孝敬,兒臣的正經長輩是父皇和母后,豈能容忍家奴欺人?”

高桓這番話,既謙卑又狂妄,只是他的狂妄是對姚公公,謙卑是對皇帝。

座上的皇帝沒有呵斥。

高桓松了一口氣,他猜對了,皇帝其實隱隱希望他如此行事的。

以便讓徐皇后收買姚公公的企圖破滅。

皇帝問道:“傷姚氏的原因,就是因為你所說的‘家奴欺人’?”

皇帝根本沒有問姚氏做錯了什么,高桓沉吟,皇帝連這等小事都清楚?

他感到莫名的壓力從四面八方席卷而來。

高桓說道:“回父皇,兒臣正是如此想的?!?/p>

皇帝輕笑一聲:“不止吧?!?/p>

高桓悄悄捏緊了手心,他站在皇帝面前,仿若一張白紙,這讓一貫習慣隱藏的高桓感到了直覺的危險。

高桓道:“不止,兒臣不想姚氏做良娣?!?/p>

“因為李氏?”

明明是談到了這樣輕松的話題,高桓卻更感壓力,若在尋常人家,這不過是閑話家常罷了。

李氏……

高桓忽然想到了李蓁蓁。

那日,暴雨夜,高桓大醉,他渾身濕漉地回到了宮中,卻見兩旁宮女秉燭以待,當中徐皇后端坐。

徐皇后問:“因為李氏?”

那時,徐皇后已經打定了主意,準備讓李蓁蓁離宮,宮人皆知,高桓亦然。

她以為高桓是因為李蓁蓁失態。

高桓沉默許久,說:“對,母后不要趕她走?!?/p>

第二日,李蓁蓁匆匆出宮。

……

皇帝皺了皺眉:“太子?”

高桓微笑著抬頭:“不是?!?/p>

皇帝問:“你不想李氏做良娣?!?/p>

“兒臣想,”趁著皇帝尚未皺眉,高桓補道,“姚氏喜好欺侮李氏,孤偏想看看,若是被她瞧不起的李氏爬到了她的位置,姚氏該如何?!?/p>

皇帝皺眉,雖是呵斥,卻沒有太過在意:“任意妄為?!?/p>

高桓問:“父皇是答應了?”

方才的試探已經用完了皇帝的耐心,這等小事,皇帝隨意應道:“可?!?/p>

高桓走出了蓬萊殿,腳步輕快。

丁吉祥跟在側邊一路小跑,看到高桓臉上輕松的神態,開始拍馬屁道:“殿下為三娘子討到了這樣的恩典,若三娘子知道,一定會欣喜若狂?!?/p>

高桓淡然說道:“不急?!?/p>

他心里略有得意,丁吉祥說得不錯,李三這樣喜歡他,得知后會露出怎樣高興的表情呢?

他想到了李桑桑嬌艷欲滴的臉,習慣性地壓制住心情。

只是眉梢眼角到底帶出了笑意。

丁吉祥見高桓心情不差,猶猶豫豫地說了一個不太愉快的事情。

“舞榭看歌舞的時候,殿下走后,吳王殿下偷偷派宮女去找李三娘子?!?/p>

高桓不甚在意地“嗯”了一聲:“然后呢?!?/p>

“然后李三娘子就出去見吳王?!?/p>

高桓緩緩擰起眉毛,他停住了腳步:“什么?”

方才的愉悅表情一絲絲地褪了,高桓的臉色看起來有些難看。

丁吉祥悄悄移開步子,離他遠了一些。

高桓問:“李三在哪?”

方才從華陽公主那里出去,現在應是回到了山枕樓。

高桓腳步一轉。

高桓站在山枕樓外,他對宮女說:“叫李氏下來見孤?!?/p>

宮女有些猶豫:“殿下,這……有些不合規矩吧?!?/p>

高桓目光一掃,宮女想到高桓以往的惡名,頓時有些兩股戰戰,她低頭說:“是?!?/p>

高桓胸中氤氳著一股惡氣,從卷簾之后開始,一直沒有消散。他從未打探過李桑桑的過往,在他心中李桑桑只是一個玩物,她的過往與他何干?

但是陡然知道李桑桑和高樟還有這樣一段故事,高桓莫名有些不舒坦。

李桑桑為什么從未和他提起?

片刻后,宮女走了出來:“李娘子說,請殿下回去?!?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