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是我有殘缺,我離不開你……

第二日醒來, 李桑桑臉色很不好看。

白霜走進來,看見地磚上有一抹紅痕,海棠被李桑桑用鞋碾碎, 胭脂一般秾艷的顏色被踩碎在地上, 像是破碎的肢體。

白霜現在也悟了些東西:“莫非是、有人過來了?”

李桑桑有些嫌惡地移開了眼睛, 對白霜說:“你這幾日歇息得可好?”

白霜擰了擰眉回憶道:“早睡早起,倒是好眠?!?/p>

打量著李桑桑的神色, 白霜又有些不確定地說道:“似乎……睡得太好了?!?/p>

李桑桑轉頭看著白霜:“你也覺得有些奇怪對嗎?”

她和白霜這些日子里愈發嗜睡了,像是有人在故意布局。

李桑桑想到了宮里的姚五娘, 沉下了眼睛。

她輕聲問道:“白霜,你能查出來嗎?”

白霜思索了一下:“奴婢可以試試?!?/p>

白霜細心查看了屋里屋外, 一天后,指著裊裊升起輕煙的銅熏籠說:“三娘子,這香料不對,只是,它雖然讓人睡得昏迷不醒,卻沒有旁的壞處, 甚至還能讓人好好休養生息, 是要換了,還是任由它去?”

李桑桑擰了眉心, 說道:“悄悄換了它,”她盯著輕煙有些微出神,“然后, 守株待兔?!?/p>

白霜悄悄換好了香料,這夜,她和李桑桑主仆二人依舊像往常一般早早入睡。

李桑桑閉著眼睛,等了不知多久, 有人過來。

冰冷的手指緩緩劃過她的眉心,她的鼻尖,然后是她的唇,她被擁入一個帶著冷冷柏子香的懷抱。

“桑桑,”她聽見有人說話,“今日的海棠開得最好,你會喜歡的?!?/p>

她清楚地聽見了,這人的聲音她不會認錯,是高桓。

高桓冰冷的手指緩緩劃過她的臉頰,細心描繪著她的眉眼,瓊鼻,嘴唇,然后蜿蜒往下。

他的手指在李桑桑的鎖骨處徘徊著,淺嘗即止地不再向下探。

他輕輕地將李桑桑抱起,像是盤弄一只木偶一般,緩緩將她小小的身子擁入懷里。

他臉上帶著莫名的笑意:“桑桑?!?/p>

李桑桑被迫團在高桓的懷里,她指尖動了動,她睜開眼。

李桑桑推開高桓的肩膀,發髻蓬松,衣襟微亂,她坐了起來。

明明是媚態橫生的動作,她的目光卻沉靜如水,她只是看著高桓:“殿下為什么會在這里?”

高桓的神色很復雜,良久,他伸手重新將李桑桑摟進他的懷里,聲音干?。骸吧I??!?/p>

多么像從前的那些夜晚,李桑桑會在散發著幽幽暖香的床帷之后等待著他,東宮的那段歲月是他最快樂的時候,但他當時并不知道。

李桑桑微微出神,她兩眼放空,過了很久,久到足以讓高桓感到欣喜。

李桑桑冷靜地問:“殿下想要什么?”

高桓說:“什么?”

李桑桑又推開他坐了起來,她下了榻,高桓撐著手坐在榻上,以為李桑桑要出去喊人。

但是李桑桑站在不近不遠處,她俯視著高桓微微仰起的臉,臉上浮現出淹然的媚意,似是一滴胭脂點在棉布上,點點浸染出深深淺淺的紅。

但細究她的神色,深藏著冷靜的掌控感。

她伸出玉筍一般的指尖,破開了她的前襟,薄綢的里衣里藏著層巒的雪峰。

高桓感覺心口欲望猙獰的餓鬼就要放出:“桑?!?/p>

李桑桑像是妖媚又溫柔似水的狐女,她問:“殿下想要的,就是這個吧?”

高桓克制住腦中崩裂的欲.望,他走了下來,撿起李桑桑的衣服,重新披在她的身上,他的指尖觸及李桑桑冰冷的肌膚時,他冰冷的笑容都變得扭曲。

李桑桑抓住高桓的前襟:“在殿下看來,小小五品之官的女兒,大約是可以隨意使用,隨意丟棄的吧?!?/p>

她走近高桓,像是要引誘,像是要故意激怒他。

李桑桑記得,那日在重華宮,面對她的假意勾.引,高桓躲避了她,如果這次她做得過火,說不定可以讓高桓放開一段時間。

李桑桑松開了手,衣襟微微敞露。

高桓卻注視著她,抱住了她,他抱她很緊,他埋在她的發間。

李桑桑心中有壓抑已久的惡意,她擦著他的耳朵說話:“我有時候會感到困惑,殿下,為什么單單對我這樣不同呢,我思來想去,大約是年幼的時候,不小心讓殿下注意到了我吧?!?/p>

高桓胸膛震出奇異的笑聲:“因為我們有緣分?!?/p>

是前世命定的緣分。

李桑桑輕輕搖了搖頭,她甜膩的呼吸擦過高桓的唇邊:“不是哦,是因為殿下輕視我,殿下小時候看見過被賣到妓館的我,所以殿下從心底認定我是殘缺的,可以任由輕薄,是個妓.女,所以才幾次三番在夜里闖入我的閨房,對嗎?”

高桓看著李桑桑,他不再是笑著的,臉孔上什么表情都沒有,只有空洞的眼睛在看著她,里面沒有光:“你不是殘缺的,是我,是我有殘缺,我離不開你,桑桑?!?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