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查案還是做上門女婿吶?……

高桓看起來有些憔悴, 臉是蒼白的,眼底有青黑之色。高樟聽說了最近他常常被皇帝斥責,但他卻不管不顧, 毫不悔改。

現在正是爭奪太子之位的關鍵時期, 高桓卻這樣爛泥扶不上墻, 聽說含涼殿里的徐貴妃娘娘好幾次耳提面命,但是高桓依舊死不悔改。

高樟猶豫了一下, 還是說道:“六弟,可否借一步說話?”

高桓的笑容有些森然, 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一瞬不瞬地看著他:“好啊?!?/p>

高桓徑直往前走去,他沒有轉身, 不咸不淡地說道:“看來皇兄是抓到了我的把柄了?!?/p>

高樟心中一凜,他幾乎以為自己中了高桓的圈套。

但他暗自搖了搖頭。

他暗中問過了鄭皇后當年之事,鄭皇后一聽他問到高桓的身世,先是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,然后皺眉思忖了片刻說道:“細細想來,當年的事的確有些蹊蹺?!?/p>

當年徐貴妃懷老二高桓的時候, 幽閉宮門不出, 宮人都以為徐貴妃是保不住胎才會這樣惺惺作態,以謀求皇帝的憐愛。

徐貴妃生下六皇子高桓的當日, 太后就派人去訓斥了徐貴妃,而皇帝和徐貴妃竟然也沒有絲毫怨言。

一向寬和的太后在要徐貴妃生產當日去訓斥她,這本就不同尋常了, 向來疼愛徐貴妃的皇帝竟然也一言不發。

只有一個解釋,太后發現了他們的陰謀,皇帝和徐貴妃本人心虛不敢分辨。

怪不得徐貴妃生產沒過幾日,宮女吳氏就被封作了美人, 這大約是太后和皇帝商議的結果。

鄭皇后將她所知道的消息和高樟說了,高樟擰眉想了許久,說道:“這又和桑桑所說的合上了?!?/p>

鄭皇后驚訝問道:“這又是三娘子告訴你的?”

高樟點了點頭,鄭皇后笑道:“看來是上天也看不過徐氏囂張,才把三娘子送到我們身邊?!?/p>

高樟微笑:“也許吧?!?/p>

高樟想了一下和鄭皇后的談話,看著前面高桓嶙峋的背影,沉默著走了許久。

終于,高桓停下了腳步,他站在左右無人的宮道上,身后是暗紅的宮墻,他穿鴉青色衣裳,在這里顯得格格不入。

他似笑非笑地問高樟:“皇兄要說些什么?”

高樟看著高桓,目光落在他蒼白的臉上,看著他漆黑的眉眼,說道:“六弟,我要你退出太子之爭?!?/p>

高桓嗤笑了一下,他似乎對高樟鄭重不堪的話絲毫沒有興趣,他無聊地撣了撣衣衫上并不存在的落灰:“就為了這件事?”

他云淡風輕,似乎太子之位對他來說是一件無趣的小事。

高樟擰眉,他有些看不懂高桓。

高桓的笑容像是刻在臉上的,顯得格外的僵硬。

就為了這樣一件事,讓他生生面對李桑桑的背叛,而這背叛是他默許的。

這看起來更可悲可憐。

他堵了一把李桑桑對他的在意,事實證明,李桑桑絲毫不在意。

高樟不解皺眉:“你答應了?”

他頓了片刻:“你知道我手中的把柄是什么?”

高桓冷笑:“是什么,不過是我的身世,我難道是不得見光的鼠蠅蟲豸?我為什么要害怕?”

高樟抿了唇:“你不答應?!?/p>

高桓卻笑道:“我答應你?!?/p>

他的眼神有些奚落,看了高樟一眼,他冷笑著轉身。

身后高樟松懈下來,他以為高桓是在強裝鎮定、色厲內荏。他知道高桓城府頗深,高桓越在意什么,看起來卻不在意什么。

他怎么可能不害怕?

看著高桓離開的背影,高樟繃著下巴說道:“六弟,不要再糾纏桑桑?!?/p>

高桓的背影忽然一僵,他的動作極緩,他轉過身來,笑意溫和:“這也是你保守秘密的條件?”

高樟沉默了一下,說道:“對?!?/p>

高桓笑了一聲:“皇兄,我不答應?!?/p>

“你……”高樟臉上漲紅,他聽見了什么?他的弟弟不答應放棄糾纏他未過門的妻子?

高樟的臉上顯出了厲色:“由不得你不答應?!?/p>

高桓重新穿過身去:“隨便你?!?/p>

高樟站在原地,只感到深受奇恥大辱。

.

深夜,李府。

李桑桑洗漱完畢,穿著素白里衣走到床邊,她正要吹熄蠟燭,聽見門響,她看過去,是掬水抱著衾蓋進來了。

李桑桑搖搖頭:“我這里不用你伺候,睡去吧?!?/p>

在祈福臺住了許久,因為高桓總在夜間探訪,她從來不讓白霜在晚上伺候,漸漸地她也習慣了。

掬水猶豫了一下,說道:“三娘子晚上若需要,只管叫上奴婢一聲,奴婢在外間聽得到?!?/p>

李桑桑含笑點了點頭。

門緩緩闔上,李桑桑踮著腳吹熄了蠟燭。

滿室一片祥和的靜謐。

李桑桑獨自臥在床上。

習慣真是一件可怕的東西,她回到家中有時候竟然在在睡覺的時候不安穩,心里總懸著一件事,仿佛沒等到高桓過來,她就不能安穩睡下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