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

初春的夜,一陣風吹過來,透著骨的寒。

姜照皊沒忍住搓了搓手,冰涼的指尖劃過嫩嫩的薺菜,她心里這才滿足了些。

看著生的秀氣可愛的田田,她忍不住輕笑著打趣:“幸而有你,要不然我又要餓肚子了?!?/p>

說起這個,田田眼眶又紅了,他鼓著臉頰說:“都怪那起子小人,沒得陷害你?!?/p>

要不然這會必然軟裘輕奢,哪像這般,奴才們都不吃的野物,偏偏挖回來當寶。

“害?!苯瞻s輕嘲一聲,便沒有多說什么,認認真真的擇著薺菜,算計進冷宮不打緊,直接掐了生路才是最絕的。

哀莫大于心死。

女主心智手段都不缺,先是借著她囂張跋扈的性子做犯上的事,惹的皇上不喜,打入冷宮后,再從精神層面打擊,可不徹底毀滅了她。

性情張揚驕傲的人,自認為被皇上捧在心尖尖上,一朝從天上掉進泥潭里,掙扎不出,周遭有無數雙手按著她的頭,要她承受滅頂之災。

姜照皊看著自己蒼白粗糙的手掌,既然借她之身重活,這個仇順便給她報了。

兩人對著薺菜和面粉發呆,看著不停翻滾的水,都有些懵:“先放哪一個?”

努力從記憶中找尋糊糊到底是怎么做的,半晌著實沒有印象,只得憑著感覺來:“要不……一起放?”

青菜燙一下就熟,面粉糊糊想必也是如此。

田田有限的生活經驗中,顯然也不包括廚藝,再窮的人家,也不會讓男丁做這個。

姜照皊如臨大敵,一手薺菜一手面粉,第一手下去,她就知道不對了,那面粉下了滾燙的鍋中,直接就是一團。

一頓飯吃的艱辛,方才還不覺得有什么,等躺在冰涼的被窩中,她才覺出幾分心酸難受來。

裹著薄被子,她緊緊的抱著自己膝蓋,努力的蜷縮成一團,汲取自己身上的星點溫暖。

往后的路,必然是難走的,可再難都要走。

冷宮的凄冷破敗,在夜里越發明顯,到處都是黑黢黢的,好似隨時都能蹦出來野獸怪物似得。

自己能把自己嚇哭,姜照皊從來不懷疑她的腦補能力,這下更是有點扛不住,孤單

的抱著自己的小被子。

況且現下天雖然已經黑透了,估摸著也就八點左右,著實不到她的生物鐘,勉強睡下已是差不多,非得睡著就有些勉強了。

胡思亂想很多,到底還是沉入睡夢中。

第二日天還未亮,她就醒來了,夜里做了一夜的噩夢,說到底這身體是死過一次的人了,表面若無其事,睡夢里頭那可是十八般武藝盡上。

什么她死了其實沒活,什么她只是睡著了,其實被原主給穿了,什么這冷宮處處是冤魂。

摸了摸冰涼犯雞皮疙瘩的手臂,她面無表情的起身洗漱,第一時間召喚系統完成任務,趁著沒人的時候,齜牙咧嘴的努力伸展著身軀,擺出系統規定的姿勢。

“叮,恭喜您完成系統指定動作,獲取豆腐一塊?!?/p>

姜照皊吃掉涼涼的豆腐,感覺那種生機從內而外散發,忍不住激靈靈打個冷顫,轉而舒服的喟嘆出聲。

沒一會兒功夫,身上又有灰蒙蒙的黏膩雜物出來,秀氣的皺了皺鼻子,她起身去打水。

原主剛生了大病,從未出過屋,白是極白的,就是氣色不好,面容透出憔悴灰敗,如今兩塊豆腐下去,排出不少毒素,倒是能瞧出幾分往日影子。

等田田過來伺候的時候,就驚訝的發現,原本癱在床上不動的姑娘,已經起身洗漱過了。

他在心中暗嘆,小主兒但凡愿意洗漱干凈,瞧瞧這容色又回來七八分,壓過了后宮不知多少貴女。

就是這份出挑,徹底的毀了她。

沒有相應的心機手段,護不住自己如花容顏,瞧著又嬌嫩起來的小主兒,田田心里擔憂極了。

他害怕。

怕重蹈覆轍,怕后宮那些狼虎不給喘息機會。

“小主兒餓不餓?”田田掩下憂思,扯出歡歡喜喜的笑來。

姜照皊輕笑著搖頭,她方才吃了豆腐,這會兒一點都不餓,但是田田定然沒吃東西。

以昨晚兩人那貧瘠的下廚經驗,早餐又是敷衍極了,好在有點糊糊模樣了,沒油沒鹽沒有糖,田田卻吃的香甜。

她也就著喝了一小碗熱湯,看著那帶著缺口的瓷碗,姜照皊眉眼微垂,心下那些許猶豫,盡數褪去。

當吃飯都成問題,也再無其他出路的時候,作為她名

義上的男人,當然是有罪的。

她在心里細細盤算,現下是康熙十六年,后宮成員尚且簡單。

位份最高的是去年被冊封為妃的鈕祜祿氏,這排第二的就是姜貴人,余下的盡數都是庶妃。

包括金樽玉貴的佟氏,作為皇上外家表妹,縱然只是庶妃,可誰都知道,上位是早晚的事,無人敢踢這塊鐵板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