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

明明剛穿越過來的時候,還帶著些許凜冽的寒意,這轉眼功夫,就覺出微微的燥意。

她睡了一會兒,便汗水濕了脊背,不耐的醒了過來,頂著一頭呆毛發了會兒呆,這才起身,她總覺得自己忘了什么,一時半會卻又想不起。

揉了揉頭發,總算是想起來,原來是康熙問她要頭油,看著自己精心制作的頭油,就這般要獻上去,真真的舍不得。

給康熙那個大豬蹄子用,總覺得辱沒了。

“撿那個玉瓶的頭油送乾清宮去,就說是皇上要的?!奔热幌肫饋?,就把這事給辦了。

田田應了一聲,接過白蒲遞過來的頭油,就往乾清宮去了。

往外跑腿的差事都交給他,省的他一個人在殿里窩著胡思亂想。

姜照皊又舍不得他做活兒,偏他又是個閑不住的,急的都有些蔫噠噠了。

洗漱過后,她手里拿著點心,漫不經心地吃了兩口,瞧外頭天陰陰的,便想著出來溜達溜達。

又悶又燥,出來也難受。

好在滿目皆是春花綠樹成蔭,好歹飽了眼福。

一轉臉的功夫,就見郭絡羅氏手里頭拿著繡繃子,乖巧老實的繡著什么,往常她總是風風火火的,如今安穩起來,倒顯出幾分秀氣了。

“繡什么呢?”姜照皊閑閑的問。

郭絡羅氏繡的入神了,猛然間聽到人說話,駭了一跳,手中細細的繡花針差點扎著手,穩了穩心神,才咬著唇道:“繡著玩的,不值當什么?!?/p>

她往里藏了藏,也是今兒天陰,屋里頭信號不好,故而才坐在外頭,誰知道正好碰見姜照皊跟她搭話,登時就不想說實話,往旁的上面扯。

然而那寶藍色的底,繡著雪白的鶴,瞧著扎眼極了,又極是細致入微,任是誰也不會覺得是玩鬧。

姜照皊笑了笑,沒有多說什么,轉臉回了東偏殿就問白蒲:“近些日子,可有什么要送禮的?”還是得親手做方顯誠意那種。

沒頭沒腦的來這么一句,白蒲有些不明白,突然就想起來:“過些日子就是皇上壽誕,只交代了不大辦,也不讓聲張?!?/p>

故而一時半會她竟然也沒想到,好在小主兒問了

一句,要不然緊到頭上才去準備,自然不出挑了。

可選什么當小禮物,這也是個很大的問題。

姜照皊撓了撓下巴,有些愁,猶記得前世的時候送男朋友禮物,那可真是從剃須刀考慮到按摩儀,從情侶裝想到情侶鞋,就連親手編手繩,那也是考慮過了的。

這個時候,可不是說有錢買點東西就行了,他若是稀罕什么,多看一眼,旁人就會直接送到他跟前,任他挑選。

講究的是個心意,是個新意,貴賤倒是無所謂了。

姜照皊無言以對,送帝王禮物,這也太考驗情商了,要送到人家心坎里去,還要她送的起。

“你會弄什么小玩意兒?”她轉臉問白蒲,古代這些東西,她真真是不會。

白蒲一臉懵,能說她掃地掃的好嗎?

“絡子打的不錯……”她呆呆地回,左右送萬歲爺這個是不成的,再不濟像是郭絡羅庶妃一樣,繡個荷包,若是萬歲爺看上了,掛那么一時半會也成。

可絡子算什么,簡單的緊,又不費事,鮮少有人送這個。

姜照皊若有所思,在想要不要直接送他一份大禮,比如說什么玻璃之類……

配方她是不記得,但是大概流程,她還是記得不少,這東西作為她課業之一,也是成功做出過玻璃的。

可這玩意兒怎么拿出來,還要不被人懷疑,這也太修羅場了。

可玻璃是個利國利民的事兒,至于會傷害到一些商隊的利益,那也不礙她這個妃嬪什么事。

一個人吃飽不如一群人吃好。

她心里有些糾結,不知道該不該拿出來,啃了啃手指甲,她問自己有沒有顛覆大清自己上位的能力,半晌無奈搖了搖頭,她太嬌氣了,吃不得一點苦。

再說如今朝局好不容易穩定些許,她不一定能折騰出花來。

這么一想,登時無語,所以她要考慮好,她說出這個以后,會不會引來殺身之禍。

她心里沒什么譜,有點拿不準康熙的接受能力。

想到這里,到底決定先按捺住,等了解康熙為人的時候,再謀劃這些也不遲。

現在說一切,都還太早了些,不管歷史評價上的康熙是什么樣,但是她所面對的康熙,看似溫和實則最是冷漠。

他是一個很合

格的帝王,輕易不會顯露情緒,淡然的外表下掩藏著最深沉的思緒。

想到康熙那望不到底的眼神,姜照皊鼓著臉頰,細細想了想,她是紅旗下長大的新青年,比起他來,自然是比不得的。

燈暗月斜時候,康熙踏著風走了進來,看她皺眉苦思,不由得笑問:“怎的了這是?”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