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

康熙治了個痛快。

那唇瓣香甜, 叫人怎么也吃不夠。

“你這樣的妖精,竟叫朕得了?!笨滴跣χ{侃,每每一說她是妖精, 她便紅了臉, 嬌艷多姿的讓人把持不住。

誰知今兒不靈了,他一說,她便面無表情的白了他一眼。

康熙摸了摸鼻子,深覺小姑娘難帶。

細細打量著姜妃, 見她肚子圓滾滾的,行動不便,氣色倒是挺好,想著年節時候,最是人多事雜,便笑著跟她商量:“交了臘月就是年, 到時候宴會不斷,朕想著你不方便,跟皇貴妃說一聲,免了你出席可好?”

說著他又有些猶豫, 也就過年的時候能熱鬧一下,若是錯過了,自己悶在殿里頭,豈不是又無聊。

“成?!苯瞻s一口應下,笑道:“原本還想跟你說一聲,畢竟臣妾這行動不便, 就不湊這個熱鬧了?!?/p>

過年的時候太過危險,差不多也到了預產期,她閑瘋了才往跟前湊,若是出任何岔子,豈不是有淚無處灑。

她越是懂事省心,康熙便愈加心疼,沉吟片刻,才柔聲道:“你即有這樣的心,等到時候你身子養好了,朕偷偷帶你出去玩?!?/p>

他現下愛出宮,看看宮外百姓的生活,融入其中之后,發現能領會許多在宮中不曾有的體驗,他便越發愛這一遭了。

姜照皊雙眸瞬間亮了,湊到他旁邊,擠擠挨挨的小聲問:“偷偷出去玩,可是要出宮?”

她幻想了一下出宮的美好生活,便愈加高興了。

“嗯?!?/p>

康熙把食指豎在唇瓣前,輕輕噓了一聲,示意她不要跟別人講,見姜妃捂著嘴,講悄悄話似得睜大雙眼,乖巧點頭,他不由得笑了。

兩人這一茬說定,便緊挨著睡了。

明兒就是六阿哥的洗三禮,她睡前還在盤算,明兒定好生瞧瞧到底他長什么樣,那可是未來的雍正大帝呢,雖然說在小說中他是一個失敗者,但是在現實中,這可是九龍奪嫡的人生贏家。

包括烏雅常在,宮里頭都覺得她是個包衣旗奴才,慣??床黄鹚?,誰能想到,若不是小說,這個包衣旗奴才,將所有的貴女盡數都踩在腳下,誰都要尊稱她一句德妃娘娘

,后來更是成了太后,笑到最后的贏家。

姜照皊唏噓,這人生無常,在烏雅常在和六阿哥那里,彰顯的一清二楚。

到了第二日一大早,姜照皊就被白蘇揪了起來,她一邊絮絮叨叨的念,一邊輕聲道:“您今兒好生的打扮打扮,定要將她們都給壓下去?!?/p>

自打烏雅常在生產,這后宮里頭的風向就變了。

人人都說娘娘肚子圓又平,定然是個公主,雖然說娘娘不在意,但也容不得其他人來踩不是。

“何苦計較?!苯瞻s笑。

若是在意其他人的說法,光一條女兒不如男,就把人氣個夠嗆,故而她懶得搭理,自己心中有數便是。

她身子不便,穿衣服以寬松舒適為主,頂著個大肚子,如何好看的起來。

頭發也不愛綴的沉甸甸,好在她這個位份,可以戴鈿子,倒也方便好看,就是有些重。

等她到的時候,承乾宮已熙熙攘攘盡是后宮妃嬪,因著有喜事,大家都高興,也沒有那么拘禮,一時間笑聲滿滿,一片和樂。

“給姜妃娘娘請安,娘娘萬福金安?!币藡逑惹埔娏怂?,笑吟吟的上前行禮,姜照皊也笑著叫起,這才往上位坐。

今兒皇貴妃不來,只遣了人送賀儀,剩余妃嬪盡數都來了,這會子按著位份坐了,和相鄰的說笑,

姜照皊臨著安嬪,兩人并不熟稔,偶爾見這么一兩次,湊到一處也沒什么話說,只閑閑的說著衣裳首飾,宮中見聞。

“前兒供上來的凍梨好吃,外頭黑黢黢的,內里甘甜一點冰水?!卑矉逍χ?。

這話題安全,什么都不涉及。

她也就跟著笑:“是極,本宮也嘗了嘗,暖烘烘的屋里頭吃一口,透心涼,只奴才拘著不給多吃,說小心涼著了,就他管得寬?!?/p>

兩人絮絮的說著話,沒一會兒功夫,佟貴妃就抱著六阿哥出來了,在眾人跟前虛晃一圈,奶母就把人又抱走了。

姜照皊就看到了黃色的襁褓,旁的什么都沒有瞧見。

佟貴妃面上也沒什么喜色,一臉平平,公事公辦的說著吉祥話,一聽就知道是場面話。

說來也是,這不是自己的孩子,很難打心眼里頭喜歡。

再者是自己男人的別的女人生的,這話說起來拗口

,可這心里的滋味,更是九曲十八彎的難受。

若有自己的孩子,誰稀罕旁人的。

佟貴妃瞟了一眼底下的姜妃,這女人養得好,油光水滑的,小臉白里透紅,眼神晶亮,并沒有其他人的枯槁,一瞧就知道日日滋潤。

說來也是,這皇上日日惦記著她,叫是誰也盡養好了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