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

一件事情有帝王關注的時候, 就會解決的特別快。

不過幾日功夫,一點都沒叫眾人等。

姜照皊拿著小札,很是有些難以置信, 這幕后主使一鏈竟然有江貴人, 說來也是,她來自現代, 手里頭握著這個時代許多人不曾知道的謀害方式。

但是敬嬪王佳氏的操作,就叫她有些看不明白了。

管她什么事呢, 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的。

“傳召敬嬪?!边@江貴人已經沒了, 因為玻璃和發電的事, 直接以嬪位下葬, 現下這已經埋土里了。

能夠找的就是另外一個當事人。

而作為另外一個當事人的敬嬪看到白蘇,眼神閃爍一下, 轉瞬又笑起來:“娘娘怎的想起嬪妾來了?”

白蘇笑了笑,似笑非笑的回:“那就要去問娘娘了?!?/p>

這話有些噎人, 但是敬嬪心里有事, 自然沒有察覺, 聽白蘇說仁妃傳召,便直接跟著來了。

她到的時候, 姜照皊正坐在廊下的躺椅中, 閉目養神。

“給仁妃娘娘請安, 娘娘萬福金安?!本磱宕鬼褪?。

姜照皊輕輕嗯了一聲,也不叫起,只閑閑的翹著腿晃悠。

敬嬪撐了一會兒, 沒忍住歪了歪身子,這常年養尊處優的人,哪里經得起福禮的摧殘,這是一種非常別扭的姿勢,沒有任何借力點,全靠一口氣撐著。

“娘娘?”她沒忍住出聲提醒。

若是一會兒她撐不住倒在地上,就愈加的掉面兒。

她都是嬪位了,也算是一宮主位,哪里受得了這種磋磨。

姜照皊輕輕唔了一聲,有些可惜自己現在沒力氣,要不然二話不說,直接打她一頓,也是極消氣的。

“本宮不愛跪拜那一套,你便扎一個時辰馬步吧?!彼菩Ψ切Φ目聪蚓磱?。

那眼神中包含的意味太多,讓敬嬪驚了一下,一時之間,竟不知道該如何動作了。

“不知何時得罪了娘娘,還請明示?!本磱迕蛄嗣蜃?,這仁妃就算在妃位,也沒有無故罰人的道理。

姜照皊打了個哈欠,她又有些困了。

“田田,幫她?!?/p>

田田早在一旁候著,對于他來說,生命所有的意義都是主子,若是主子不在了,他也想隨之而去。

然而現

在告訴他,有人謀劃到主子頭上了。

沒有抓到人就不說了,如今被抓到,娘娘也親口說了罰,那便必須罰。

“敬嬪娘娘,奴才唐突了?!彼α诵?,自認柔和,卻見敬嬪激靈靈的打了個寒戰。

姜照皊說了困,就真的去睡了,一邊還遺憾,她不光不能親自打她一頓,尚且不能親眼看著她受刑,簡直叫人可惜。

她不在跟前,田田更加不敢擅專,只死死的盯著她扎馬步,不許她松懈半分。

宮里頭養出來的嬌嬪,哪里經得住馬步。

敬嬪沒一會兒就站不住了,人抖的跟糠篩一樣,額頭上冒出豆大的汗珠,小臉蒼白,眼瞧著要暈過去。

她也是宮里頭的老人,進宮已有十年余,誰見了不尊稱一聲姐姐。

如今被姜氏騎著不說,又被她罰了,更是受不了。

她咬著牙發狠:“就是皇后也沒有這般糟踐人的,嬪妾倒是想找人問問,這后宮是她的天下不成,竟由著她胡鬧了!”

“禍國妖妃之像??!”

“怕是前朝萬貴妃也不敵萬一!”

她嘴里越說越不像話,田田陰沉沉的瞪她一眼,半晌慢悠悠笑了,直接團起她的錦帕,塞入她口中。

“娘娘豈容您詆毀一句半句?!?/p>

他閑閑的說。

看著敬嬪臉都白了,他伸了伸手,用針扎在她胳膊上,聽著敬嬪凄厲慘叫,不由得笑了:“您知道嗎?”

見她恨恨望過來,田田又扎了一下。

“這不挺精神的?!?/p>

他嫌伸胳膊戳她看著不雅,索性將針別在細棍上,見她身形略有不穩就扎一下。

跟著敬嬪來的宮人看的淚流滿面,卻被捂了嘴壓跪在一旁,宮女狠狠的咬了一口小太監的手,哭訴道:“哪有不明不白罰人的,您若是心有不滿,直說出來便是,這般糟踐人,算是什么道理?!?/p>

田田聽的笑了起來,他是舒朗的長相,彎眸輕笑的時候,恍然間叫人覺得是翩翩公子。

可是宮女臘吉卻覺得恐怖極了,分明像是惡鬼。

“你在一旁看著?!?/p>

田田又笑,不叫她跪了,就立在敬嬪身邊看著,畢竟是主仆,總不能一起受罪,總得一個好好的看著。

敬嬪看著臘吉站在她身邊,眼里都快噴火了,她算是哪

個牌面上的人,竟然在她受苦的時候獨自站著,欠收拾的賤蹄子。

有對比,才愈加顯出不平來。

姜照皊心里惦記著事,睡了半個時辰就醒了,她迷迷糊糊的問時辰,當聽見敬嬪還在的時候,不由得笑了。

不惹她,她是不會做什么的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