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

姜照皊乖巧聽著大臣們的發言, 能夠坐到這個位置上,個個都是有真才實學,也是一心為民的。

很快就商議出可行的法子, 若走平民路線, 那就要足夠多的人去學,只要一溜煙的面世, 那么價錢自然上不去。

可也不能白白給人學,不然這國庫空著, 誰來繳納。

說到繳稅的問題上, 姜照皊猶豫了一下, 沒有說話, 前世的時候,她是繳稅大戶, 覺得那種繳稅方式非常成熟可行。

她不知道怎么制訂出來的,但是她記得具體的繳稅政策, 但這個政策一出, 估摸著會對世家和大賈造成沖擊, 絕對不能由她來提出,不然到時候一個后妃干政的罪名扣上來, 她承擔不起。

慢悠悠的想著, 她瞥了一眼歡喜, 忍不住笑了。

他也真有力氣,一條胳膊舉著胤祚,跟舉炸。藥。包似得。另外一條虛虛的環著, 顯然是全身的勁兒都放在上頭了,憋的臉頰都沁出細汗來,印上一層薄紅。

姜照皊覷了一眼,胤祚已經睡著了,小腦袋趴在他肩膀上,兀自熟睡。

他跟只小豬崽一樣,圓嘟嘟肉呼呼,然而歡喜仍是細弱的,他抱在懷里,跟大小孩抱著小小孩一樣。

沖著外頭揮揮手,示意奶母來抱走。

歡喜抿了抿嘴,戀戀不舍的將胤祚交給奶母,他是真的舍不得,卻又不敢開口。

康熙隨意瞟了一眼,沒管這里,只引著眾人又回乾清宮,既然東西已經見過了,這具體章程再討論一下,就可以定下試行了。

姜照皊小小的打了個哈欠。

康熙從后面不動聲色的掐了她一下,她頓時一個激靈,這人怎么還帶這樣的。

僅有的一絲困意褪去,她精神百倍的支棱起耳朵,聽著眾臣商議。

姜中檁意味不明的掃了一眼二人,一直提起的心,突然就放下了。

他自己養大的孩子,自己還能不明白,性子單純天真又愛嬌,你若是喜歡她這個性子,瞧著她撒嬌癡纏,自然心生憐惜。

等徹底商議完畢,叫眾臣下去寫折子呈上來,姜照皊已經困的頭都是懵的。

等眾臣告退,她瞬間往后殿軟榻上一歪,就要睡,康熙跟著她進來,本來是想跟她敘敘話,中

間好幾次她欲言又止,他都看著呢。

誰知道對方只瞧了他一眼,轉臉就睡著了。

康熙一肚子的話,都悶在心里,出不來??戳艘谎鬯难霭瞬姹蛔記]蓋好的仁妃,他嘆了口氣,將她腿腳擺順了,細細的掖好被子,這才出去。

看了看覺得室內太過亮堂,又把床帳放下,示意奴才們都閉嘴,這才往前殿去。

等姜照皊睡醒,天色已經擦黑了,一覺睡這么久,她也有些懵。

打著哈欠起身,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,她第一反應是自己又穿了,等清醒過來的時候,不禁笑了,想什么美事呢,簡直就不可能。

“來人?!彼p喚一聲,叫人進來給她洗漱。

剛喊了一聲,康熙應聲而來,看著她起了,就笑著道:“起來用膳?!彼攘嗽S久,餓的用了點心,她終于起了。

“好?!?/p>

白蘇伺候著她洗漱,康熙在一旁瞧著,親自上手擰了一把,笑:“你肌膚細嫩成這樣,天天還抹這么多脂膏?!?/p>

姜照皊橫了他一眼,沒有說話,誰讓她以色侍人呢。

等收拾停當去用膳,就見奴才們已經擺好膳桌,一坐下就可以吃了。

她也餓了,客氣的讓了一句:“臣妾給您布膳?”話雖然這么說,但是她穩穩的坐著,自己吃的開懷。

康熙頭都沒抬,也自顧自的吃著,若是信了她的話,當自己是傻不成。

顯然他是不傻的。

“這鹵鴨掌不錯,你嘗嘗?!笨滴醯?。

姜照皊嘗了一口,覺得還挺好吃,就多啃了一個,想想又想起東坡肉了,便笑道:“明兒做東坡肉來吃?!?/p>

東坡肉她也會做,想想許久不曾下廚,便道:“您過來翊坤宮,臣妾做給你吃?!?/p>

這倒是令他始料未及,仁妃的手藝,他吃著不錯,前頭還問她要玫瑰鹵來吃,中間又是有孕又是天罰,身子弱的不像話,壓根沒有辦法下廚。

“成,朕等著?!?/p>

他笑。

正吃著,就聽外頭傳來奶聲奶氣的輕喚聲:“兒臣給皇阿瑪請安?!?/p>

姜照皊怔了怔,視線轉向門口,這應當就是太子了,她只遠遠的見了一面,如今再見,倒覺得新奇。

太子現下五歲半,年紀小小的,就能看出來清俊,不胖不瘦,肉嘟嘟

奶乎乎,偏抿著嘴裝老成,看著一板一眼的。

穿著杏黃的太子服,嫩生生的顏色襯的他小臉雪白雪白的。

是個俊俏孩子。

見到她在,顯然是有些意外的,他負著手緩緩走進來,一板一眼的請安:“給皇阿瑪請安,仁娘娘安?!?/p>

他跟個小大人一樣,特別懂禮自律,乖巧懂事。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