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章

康熙沉默點頭。

關于皇貴妃的事, 他沒有跟仁妃講,想了想,還是道:“太醫說了, 有一天沒一天,許是有些不大好?!?/p>

基本就是下了死亡通知書, 告訴他們,可以準備后事了。

姜照皊也跟著沉默點頭, 嘆了口氣:“人世無常,我們都要好好的?!?/p>

古代的醫療條件, 著實堪憂。

康熙將她摟到懷里,輕輕嗯了一聲, 確實都要好好的,這才是最難的。

像皇阿瑪和隆禧, 都是英年早逝,教人惋惜的很。

兩人絮絮的說了一會兒話,康熙想了想, 還是叫梁九功先去承乾宮跟佟貴妃說一聲, 提前把這事給辦了, 以免夜長夢多。

“這……”姜照皊頓了頓, 還是道:“其實究其根本,還是老祖宗對臣妾不滿了?!?/p>

所以警告。

康熙沉吟片刻, 柔聲道:“這事朕來解決,你不必出面,但凡你說上一句半句,禍國妖妃的名頭扣到你頭上,就來不及了?!?/p>

一般情況下,皇家的事, 上頭人不說話,下頭是不敢管的。

除非真的是昏庸的不像話,怨聲載道的。

姜照皊抬眸,笑吟吟道:“成?!彼敢饽蔷驮俸貌贿^。

這樣的事,她也沒辦法出面跟旁人爭執。

而佟貴妃接到消息之后,從嘴里泛出苦意來,嘆了口氣,往壽康宮走去。

等她求見的時候,對方約莫已經知道是什么意思,蘇麻喇一臉冷漠,冷聲問:“何事?”

佟貴妃垂眸,抿了抿嘴,才緩緩道:“萬歲爺吩咐了,說是老祖宗身子不大好,不適宜勞累,故而叫臣妾來拿對牌?!?/p>

現在宮里頭是誰做主,怎么還看不清。

若是能夠鬧幺蛾子,她這個皇上表妹,頭一個不答應。

她就是看著形勢,家里頭也壓著她,不許她鬧,只要安生呆在貴妃位置上,不鬧妖,必然不會有問題。

可這對牌剛到太皇太后手里,后宮就出流言,聽到的時候,她心里就是一個咯噔。

其實這些日子,她心中略有猜測。

主要是仁妃出門溜達,那防護實在太勤了,潮平一直穩穩的扶著他,白蘇在前頭引路,而魏珠那小子,就在另外一邊。

將仁妃密實的護在中間

,出門還會帶著交椅。

交椅這小東西,出門雖然方便,但仁妃沒有那么嬌氣,平日里都不帶的,也就這些日子,突然開始。

故而她猜,仁妃是不是又有了。

畢竟皇上走路的時候,也是緊緊護在左右。

在這個時候,傳這樣的流言,若是惹得仁妃不高興,動了胎氣,又該如何是好。

佟貴妃想來想去,心里又羨又妒,她得到的,就是她想要的。

“老祖宗現下不大舒服,怕是沒空見您,要不您先候著?”蘇麻喇慢條斯理開口。

這話一出來,佟貴妃就知道,這是要收拾她了。

坐了兩個時辰的冷板凳,沒吃沒喝的,她有些難受,明明是皇上和老祖宗之間的事,卻要她來受苦。

面色蒼白的起身,剛一立起來,她臉色就大變。

說來也是不巧,小日子來了,這般一立起來,順著大腿就流下來,這夏天穿的衣裳比較單薄,感受到之后,佟貴妃俏臉蒼白。

對于她來說,有些過于羞辱了。

紅著眼睛,她趕緊叫宮女拿披風來,急匆匆的就告退離去。

回去就病了,難堪的厲害,不肯見人。

康熙去瞧了她,知道原委之后,心里頭有些憤怒,這后宮的女人,不論他寵幸亦或者不寵幸,左右在他的羽翼下,這打臉還要看主人。

他叫佟貴妃去,就是告訴老祖宗,事情朕已經知道了,各退一步就沒事了。

可現在鬧成這樣,又讓他想起來三藩的時候,兩人之間鬧的天翻地覆。

他咬了咬后槽牙,到底沒得法,安撫一番之后,這才大踏步往壽康宮走去。

到的時候,太皇太后正在廊下喂那只畫眉,一臉愜意,見他請安,就笑吟吟的叫了起。

“老祖宗今兒興致不錯?!笨滴醯?。

太皇太后瞟他一眼,冷漠道:“皇帝來了,哀家怎能不高興?”

兩人說了幾句,就一道往殿里去,分了主次坐下,又奉上茶水點心,這才坐定,開始說話。

康熙想了想,還是決定委婉點:“佟貴妃臉皮薄,年紀又輕,您多擔待些?!?/p>

這說的是佟貴妃,實則說的是仁妃。

太皇太后不置可否,康熙又道:“佟貴妃沒經過事?!?/p>

說起這個,就見老祖宗慢條斯

理的開口:“你也知她未經過事?”這個經過事咬的有些重,說的意味深長。

康熙臉皮子抽了抽,這話他沒法接。

想了想,還是決定認真跟太皇太后交流一下:“朕知道您關心皇嗣,但是如今已經有七個皇阿哥,再加上太子儲位已定,如今瞧著人品還不錯,這仁妃肚子里還懷著,怎么就非得……”

男女差差差app_2012韩国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无限在线观看动画免费_八戒八戒在线www在线播放